遥远的放学路

2022-04-20 17:24:24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郑林盛

1976年9月的一天清晨,我被父亲抱上自行车,在母亲轻柔的叮咛声中,开启了学生生涯。

从地区气象局到市第五小学,对刚满6岁的我来说,莫过于世界的尽头。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独自离开家,去一个一眼望不到家的地方。

为了缓解我的恐惧,上学最初几天,父亲都会亲自接送。接着,就将我托付给同路上学的孩子。没过几天,我就开始独自上学,这一走,就是五年。

坦诚地说,我并不喜欢上学,每天必须遵守的纪律和没完没了的作业,简直令我深恶痛绝。特别是清晨,我不得不在母亲的催促声中,做出起床与被窝的抉择。满眼困倦和牢骚,匆匆与同道的孩子汇集成群,奔跑着将书包颠得稀里哗啦,以求在那个揪心的铃声响起之前,仓皇而又恰好地冲进教室。因此,我更盼望放学,并坚信,放学就是仅次于放假的另一种放假,虽然比较短暂。

每当放学铃声响起,学校的栅栏门一打开,我们鱼贯而出,仿佛开闸的羊群,到处都簇拥着被红领巾环绕的脑袋,背着书包,嘈杂而又兴奋地向各自回家的方向流淌。

走出学校,马路对面俄式的红楼,总是那么鲜艳醒目。整齐的“勾搭树”(枫树)映着低矮的平房沿街排列。走过文工团家属院和图书馆,我们常溜进地区妇幼保健站的小院,因为不知是谁发现,靠墙的一个土坑里,竟然可以挖到各色的珠子。

于是,每天放学,我们就围着土坑,热情地扒拉和搜寻。

走到公园门口,这里才是我们心仪的天堂。嘈杂的商贩,大声叫卖着凉粉、格瓦斯、羊肉串或果丹皮等令我们难以割舍的东西。虽然价格低廉,但那时的我们真的很穷,几个人翻遍口袋,才艰难地凑出一毛钱,即便买根冰棍,也会像一群争食的饿狼,瞬间瓜分殆尽。

丁字路口中间,高耸着青砖堆砌的“语录塔”。秋雁南飞时,环绕着“语录塔”路边,错落着卖瓜的帐篷。由几根木棍叉成三角,顶部搭盖苇席或帆布,再铺一层厚实的麦秸,便成了卖瓜人临时的摊位和住所。

出于通风的需要,瓜棚的背面总有少许缝隙,几乎可以窥见主人的身影和翠绿的西瓜。我们便寻一截铁丝或钢筋,将前端折成钩状,趁主人忙碌或熟睡时,从缝隙中悄悄将钩探进瓜棚,向下用力一磕,缓缓拖出一个滚圆的西瓜,几个人簇拥着,瞬间逃之夭夭。

当然,也有翻船的时候,记得一个倒霉的家伙,哆哆嗦嗦把钢筋伸进缝隙,却错将尖锐的“瓜钩”扎进正在打盹的老板的屁股,老板痛苦地捂着浑圆的屁股,扭动着身躯伴随愤怒的叫骂,追出一片尘土飞扬。

当年著名的“大校场”(第二中学操场)是我们最喜欢驻留的地方,看高中生穿着最时髦的“白力斯”球鞋踢球、赛跑。冬天时,他们在滑冰场上疾驰飞舞,简直羡煞旁人。特别是每年国庆节在这里举办的展销会,规模盛大,似乎全城的人都涌入这里。熙熙攘攘的人们,仔细挑选着各色面料和百货,而吵闹的孩子,则相互追逐穿梭于摊位之间,肆意挥洒出串串欢笑。

风雨无阻,为了减轻上下学奔波的辛苦,我们甚至学会了搭车。悄悄尾随顺路的马车,瞅准机会,迅速趴上车尾探出的两根木桩,撅着屁股,一路颠簸前行。直到被赶车的大爷呵斥,才会嬉笑着跳下来,跑开。

冬天,路面被压实后,表面如冰般光滑,伴随着脚步发出“咯吱咯吱”的呻吟,我们会通过助跑,用神奇的“滑跐溜”方式,整齐而又间隔着滑行。

书包越来越重,却丝毫不能阻挡我四处探索的脚步。去“三角地”看卖羊皮,到“东门外”瞧修车。甚至有一次,为了知道向东那条马路,到底通向哪里?我和伙伴竟然异想天开地溜达到“石油库”。在那个没有公交车的年代,天知道我们是如何披星戴月、惊慌失措回到家里的。

伴随着亘古不变的下课铃声响起,孩子们依然成群结队,相互推搡着,一路前行。

夏日的太阳总是落得晚,女孩三五成群地跳皮筋、打沙包或翻线绳。男孩则会把书包塞得如同琳琅满目的杂货铺,弹弓、火柴枪、香烟盒或髀什(羊拐骨)等。即便没有任何玩具,也能拿块泥巴捏成碗状,朝里吐口唾沫,嘴里“勾勾哩勾”地怪叫着,使劲朝地上一甩,溅起阵阵欢笑。

我们很喜欢打“嘎嘎”,就是手持木棍,敲击另一个两头削尖的小棍,在腾空的瞬间迅速将它击远。输了的人,要声嘶力竭地喊着“邦来邦来”的口号,把打飞的“嘎嘎”捡回来。

记得有一次一个家伙耍赖,去捡的时候,竟然一溜烟跑回家吃晚饭了,害得我们这帮人杵在原地傻等,并一致认为:他肯定是气不够用,给憋死了呢!

岁月如歌,我们总是昏昏欲睡的在教室里发呆,或“日理万机”的在嬉戏中忙碌。不论是否愿意,最终,还是如期告别了那段浑浑噩噩却又天马行空、跌跌撞撞却又丰富多彩、懵懵懂懂却又异想天开、平淡无奇却又刻骨铭心的岁月。但从未意识到:当那条如影随形的红领巾被摘下时,甜蜜的童年,竟然也就此远去。

向东那条马路,早已无法牵绊我长大的脚步,终于,如同第一次上学一样,独自背起远行的行囊,背对着大山,阔别离去。并且,越走越远,越走越久……

不经意间,我竟然也走成了父亲。

只要有机会,我总会携妻带女回到塔城,故乡早已变了模样,但我依然能够在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小城里,抚摸到那些曾经的过去。一棵老树,半截土墙,或者一个激动的拥抱,都会使我语无伦次、百感交集。我甚至如同一个倍感委屈的孩子,在母亲久违了的温暖中,将思念解下而号啕大哭!

漫漫人生,悠悠乡愁,离家的人啊!依旧还是那个要出门上学的孩子,不论走得多远,历尽多少美丽的风景,终究,还会沿着自己心中那条充满故事、包裹着故乡的放学路,回家!

[责任编辑:李春来]
报社简介领导班子机构设置投稿指南工作动态

塔城地委宣传部主管 塔城日报社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5120190001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 新ICP备16000462号
新疆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0991-2384777
塔城新闻网举报热线:0901-6229983 0901-6237113 涉未成年人举报热线:0901-6237113
未经塔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 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01-6229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