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端午飘香时

2022-06-06 17:41:10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宋东涛

我的家乡在北方的一个小镇上,每到端午,清香就弥漫了整个镇子。这时,除了吃粽子、插艾叶,最让孩子惦记的是戴花绳、佩香囊,这也是我端午最期待的礼物。

香囊挂在胸前既是装饰物,又是避瘟防病的药包,带着它,走到哪里都散发着淡淡的草木香味。戴上五彩手绳和香囊的我,满村子转悠,神气极了。

小时候端午节当天,兄妹几人早早跑到村口,伸长脖子等外婆给我们几个小馋猫送粽子。当外婆拄着拐杖,挎着竹篮蹒跚着出现在村外的小路上时,我们便一边大声叫嚷,一边奔向外婆,几只小手纷纷凑上前扶着沉甸甸的竹篮,簇拥着外婆欢天喜地地朝家走去。竹篮里的粽子饱满、丰硕,散发着甜丝丝的香味,而外婆青布大襟衫的口袋里肯定装着香囊和花绳。

按照家乡的风俗,外婆要在端午当天给外孙送粽子,送平安祝福。爸爸的姐妹多,家里包的粽子仅仅够送我的表兄妹们。

多少个端午前夜,忙完工作的母亲坐在灶台前,独自烧火煮粽子,芦苇叶、糯米、枣、豆子混合在一起的幽香挑逗着我们的味蕾。好不容易熬到清晨,热腾腾的粽子已被父亲挂在自行车的车头,他要赶在上班之前送完。母亲从锅里拿出几个粽子,抱歉地说:“就这么多了,一人一个。”弟弟看到所剩无几的粽子气得号啕大哭。母亲安慰他,说外婆送得多,到时放开肚子吃。弟弟继续扯开嗓子哭,母亲只得无奈地承诺第二年给我们多煮一锅,可是到了第二年,还是外婆多包一些给我们送来,她实在心疼自己女儿。

外婆不怕麻烦,她连着两天包粽子,夜里煮粽子。母亲有些过意不去,外婆却说自己反正闲着,只要孩子们喜欢吃。当时的我们认为,外婆送粽子是天经地义,我们兄妹四人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外婆的粽子。我们陆陆续续成年了,直到外婆老了,包不动了,而粽子也不是什么稀罕物,想吃随时都可以买,只是外面卖的怎么能比得上外婆亲手包的呢!

外婆心灵手巧,我们不但有可口的粽子,还有精美艳丽的花绳和香囊。外婆的香囊样式繁多,有椭圆形、心形、桃形、石榴形等等,颜色也非常鲜艳,红的、绿的、黄的,五颜六色的香囊系上五彩丝线结出的流苏,古朴中透着优雅,别致极了。香囊里的香料有雄黄、菖蒲、佩兰、艾叶、薄荷等中草药,分别用棉花包起来,放进香囊内。

有一年,我吵着要和外婆学做香囊,她就教我做简单易学的心形香囊。外婆在一个油光发亮的小笸箩里翻出一堆花花绿绿的碎布头,挑选了一小片红绸布,用剪刀一分为二,在手里比画着,剪成心形,对折缝在一起,留口翻面,将事先准备好的香料同棉花塞进去,捏匀后再一针一针地缝上。不一会儿工夫,一个精致小巧的香囊置于外婆的手心。我居然在外婆的指导下也学会了,尽管是一个蹩脚的香囊,并不怎么好看,好歹手艺没有失传。现在每年端午前,我都会给孩子做一个心形香囊,编五色彩线花绳。

再想戴外婆的香囊时,她老人家已经拿不起针了,再后来外婆去世了。现在想起来心里有些难过,自从我工作以后就很少去探望外婆,可外婆时时牵挂着我,从前牵挂我的婚事,后来牵挂我的一对体弱的双胞胎小儿……而我却很少去关注她。

又是一年端午,大街小巷弥漫着米粽和草药的香味。时空中,仿佛又看到外婆挎着装满粽子的竹篮,举着精巧的香囊笑吟吟地走来。

 

[责任编辑:李春来]
报社简介领导班子机构设置投稿指南工作动态

塔城地委宣传部主管 塔城日报社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5120190001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 新ICP备16000462号
新疆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0991-2384777
塔城新闻网举报热线:0901-6229983 0901-6237113 涉未成年人举报热线:0901-6237113
未经塔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 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01-6229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