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rss返回首页

让托布秀尔琴声在草原上飘荡
2015-11-26 11:40:12   来源:   作者:本报记者 王珊   评论:0 点击:

两根琴弦便能弹奏出美妙的音符,时而婉转、时而高亢,时而让人驻足流连,时而又让人心情澎湃,这就是恰格德尔的宝贝——托布秀尔。对恰格德尔来说,这把乐器不仅承载着他的童年,更承载着蒙古族的民族文化。因为 ...

两根琴弦便能弹奏出美妙的音符,时而婉转、时而高亢,时而让人驻足流连,时而又让人心情澎湃,这就是恰格德尔的宝贝——托布秀尔。

对恰格德尔来说,这把乐器不仅承载着他的童年,更承载着蒙古族的民族文化。因为他想要让托布秀尔的琴声永远在和布克赛尔的草原上飘荡……

无师自通学做托布秀尔

11月16日,灰蒙蒙的天空,漫天飞舞的雪花,给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和什托洛盖镇民间艺人恰格德尔的工作室,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毯子。

恰格德尔说,喜欢白色,还跟小时候自己的一匹白马有关。

在恰格德尔14岁时,家里有一匹白色的小马驹。恰格德尔对这匹小马驹很是喜爱,每天精心喂养,为它梳理毛发,和它一起驰骋草原。

恰格德尔制作托布秀尔的技艺是跟母亲布鲁根学的。恰格德尔说,小时候,母亲有一把托布秀尔,经常弹奏给他们听。

恰格德尔对这把托布秀尔爱不释手,有空就要拨弄几下。母亲布鲁根虽然会弹奏却不识乐谱,恰格德尔非常聪明,母亲弹奏的曲子只要听过一两遍就能记住、会弹。

“不会乐谱的结果就是,当时记住了,过两天又忘了。”恰格德尔笑着说。

后来,这把托布秀尔在文化大革命时被破坏。恰格德尔始终念念不忘这把托布秀尔。一天,他找来了一块沙枣木和工具,按照记忆当中那把托布秀尔的样子制作了一把。

那是恰格德尔制作的第一把托布秀尔,用了将近一个月时间。因没有经验,恰格德尔没有给琴身抛光打磨,也没有做琴弦。

后来,随着恰格德尔上学、工作,制做托布秀尔的事就此搁浅。直到2002年退休后,恰格德尔才再次拿起工具,开始制做托布秀尔。

精益求精 做好每一把琴

恰格德尔说,制做托布秀尔要用红松木。红松木纹理好看,音质也好。一把托布秀尔音质好坏,除跟琴弦有关外,还跟木料、气孔有关。

托布秀尔最古老的做法是在一块完整的木头上进行掏挖,安装琴弦。这样做,既费力又费时。对此,恰格德尔想方设法进行了改良。

“用木板进行切割、拼接,不仅省了木料,也节省了不少时间。”恰格德尔说。

恰格德尔制作托布秀尔有自己的一套,不用尺子量,不用在木板上画图,就能切割出自己想要的形状。

想要托布秀尔发声,需要在托布秀尔的面板上设置共鸣孔。以往的托布秀尔上的共鸣孔都是圆的,对此恰格德尔也有自己的一套设计。

这个设计确实花费了恰格德尔不少的时间和精力。共鸣孔的大小,对音质的好坏起决定作用,恰格德尔用了很长时间,先在纸上画出图样,再雕刻出来进行实验。最终,把原本的圆形共鸣孔改良成了由左右对称的两条龙形组成的共鸣孔。

选木料、切割、拼接、上漆、装弦,一把托布秀尔制作下来,大概需要半个月时间。

在恰格德尔现在居住的安居富民房里,摆放着一把多年前制作的托布秀尔,托布秀尔面板上,画着的几匹马栩栩如生。

不少人见了这把托布秀尔都很喜欢,想要买,恰格德尔的大儿子叶尔达却不让卖。“这把托布秀尔跟着我爸爸很多年了,是他的古董,不能卖,要好好留着。”叶尔达说。

除了制作托布秀尔外,恰格德尔还会制作二胡、小提琴和马头琴等乐器。

恰格德尔说,制作马头琴,最难、最耗时的莫过于马头的雕刻。

为了学会雕刻马头,恰格德尔先在纸上将马头画下来,再在木头上进行雕刻。“雕刻马头,必须要有耐心。稍有不慎,就雕刻不好,雕刻不好这块木头就废了。”恰格德尔说。

就这样,恰格德尔在不知道扔掉了多少木头,浪费了多少木料的情况下,最终学会了马头的雕刻。即便这样,一颗马头雕刻下来,也需要十多天才能完成。  

留住手艺留住民族文化

 

自2007年,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托布秀尔被列入自治区级、地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以来,学习托布秀尔演奏的人越来越多,和布克赛尔县城关小学还专门开设了托布秀尔教学课程。

这让恰格德尔很欣慰。他说:“托布秀尔是我们蒙古族的民族文化,只有学的人多了,民族文化才能更好地传承和发展。”

据恰格德尔介绍,他制作的托布秀尔除去材料费、手工费外,一把托布秀尔最多能挣300元。

今年6月,县城关小学在恰格德尔这里订制了20把托布秀尔,他把原本1000多元的价格降至700元。他说:“孩子们学习托布秀尔不光是为了兴趣,更多的是为了发展和传承民族文化,就是赔本我也要给他们做。”

恰格德尔的孙子和外孙在上幼儿园。一次,幼儿园组织小朋友过六一,恰格德尔和孙子、外孙一起表演托布秀尔。

恰格德尔说,两个小孩子,一人手里拿着一把我给他们做的小托布秀尔,坐在我旁边弹奏。虽然两个小家伙不怎么会弹奏,看得出来他们对托布秀尔很感兴趣,这让恰格德尔格外高兴。

今年,恰格德尔的小儿子杜古苏荣也有了一个两个月大的孩子。恰格德尔瞒着家人,偷偷给小孙子做了一把小的托布秀尔,想着等到孙子百天时,作为礼物送给他。

恰格德尔说:“这把托布秀尔是我给孙子的礼物,孙子喜欢,我也高兴。说不定以后等他长大了,还会记得爷爷当年亲自给他做了一把托布秀尔呢。”


(编辑:李春来)

相关热词搜索:琴声 草原 托布

上一篇:住村工作队为村民协调过路费
下一篇:各类活动搅热寒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