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rss返回首页

爱上小收藏品味大生活
2015-06-08 11:52:08   来源:   作者:本报记者 李明胜 陈路蔓 汪春林 李艳荣   评论:0 点击:

刘殿侯:遇上烟卡是我的缘刘殿侯常把烟卡拿出来翻看。一位从不吸烟的八旬老翁,却把收集来的烟卡当作宝贝,多年来,他始终没有丢弃这些烟卡,让我们见证了那个时期的印记。近日,记者走进了裕民县刘殿侯老人家, ...

刘殿侯:“遇上烟卡是我的缘”


刘殿侯常把烟卡拿出来翻看。
 

 

一位从不吸烟的八旬老翁,却把收集来的烟卡当作宝贝,多年来,他始终没有丢弃这些烟卡,让我们见证了那个时期的印记。近日,记者走进了裕民县刘殿侯老人家,看到了老人收集的近200枚烟卡。

“什么是烟卡?”记者问起刘殿侯。老人拿出一个红色的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装着近200枚烟卡,每张烟卡长5厘米、宽3厘米。上面印着各种图案,有戏曲、体育、明星、人物,还有三国和水浒故事,内容很丰富。

“遇上烟卡是我的缘。这种烟卡是新中国成立前的香烟里附带的,每个烟盒里都有一张卡,新中国成立后生产的香烟盒就不带卡了,现在是见不上了。”刘殿侯说。

刘殿侯告诉记者,他从8岁开始收集烟卡,直到新中国成立前。记者拿起一枚烟卡,正面印着一个女模特,后面有一个门的图案,下面是一行繁体字哈德门香烟,最下面印着“人人爱吸”四个字,这就是当初最有名的哈德门香烟的烟卡。

除了中国的烟卡,刘殿侯还收集了几张日本的烟卡,图案较简单,他认为还是中国的烟卡颜色和图案丰富。

刘殿侯说,收藏之初,他只能靠向朋友要,从马路上捡。有次他发现路上一个从未见过的空烟盒,他连忙上前捡起来,如获珍宝般拿在手中,引来路人异样的目光。

刘殿侯老人是山西太原人,1947年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57年到伊犁,1965年转业分配到原裕民县粮食局,1983年退休。

退休后,刘殿侯老人经常把他收集的烟卡拿出来,摆放在桌子上欣赏,给孩子讲过去的故事。他有个心愿,希望子女把他收集的烟卡传下去。

木斯里木江:钟情民族文化的传承

 

“你看这根孔雀羽毛,是以前咱们哈萨克族部落中,官位最高的人才能佩戴的,它是权力的象征。”5月29日,木斯里木江在给亲戚达尔曼讲她收藏的宝贝——一根特殊的“羽毛”。

木斯里木江是托里县乌雪特乡井什克苏村村民,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她所收藏的这根“羽毛”,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黑色的羽毛上,一根根丝丝发亮,在羽毛最上端一颗呈圆形的绿色标志镶嵌在中间,这就是以前哈萨克族部落内,最受人尊重、权力最大的人佩戴的“羽毛”。

多兰是这根“羽毛”以前的主人,几年前,木斯里木江去她家做客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这个宝贝。“当时,她说这个东西很有意义,问我能不能给她收藏。”多兰说。

既然是自己祖上流传下来的东西,多兰不想送给别人收藏,拒绝了木斯里木江。

木斯里木江没放弃,她带着多兰参观她的藏品,给她讲这些物品的来历和故事,经过几个月的软磨硬泡,多兰被她传承哈萨克族文化的那份诚心感动了,不舍地把这根“羽毛”送给了木斯里木江。

木斯里木江和收藏结缘于2000年,那年她接到任务,要制作一个传统的哈萨克族毡房。经过多方打听,她终于打听到两位老艺人,老艺人搭起了一座木斯里木江从未见过的漂亮毡房,并讲述了毡房里每件东西的意义,这顶毡房在地区的评比中拿了第一名。从此以后,木斯里木江开始了她的收藏之路。

2008年,木斯里木江开始“疯狂”地收集物品。为了收集那些古旧的物件,木斯里木江专门买了辆三轮车,当打听到较远的地方有宝贝时,她坐车去,车到不了的骑马过去也要看。当有人问她“你天天收集垃圾干吗?”木斯里木江很认真地回答:“这些都是宝贝啊,是我们哈萨克族人的命根子。”

2014年,乌雪特乡政府在文化站建一个展览馆,让生活在这里的各族群众都能进一步了解哈萨克族文化,木斯里木江二话没说,将自己收藏的65件物品送到了博物馆。

目前,木斯里木江收藏了小石磨、马鞍、木桶、黄铜壶等100余件哈萨克族传统的老物件。“我收藏这些东西不为别的,就是希望现在的年轻人更加了解哈萨克族民族文化历史。”木斯里木江说。

赵保存:以收藏酒瓶为乐
 


造型似子弹的酒瓶被赵保存一眼相中。

 

千姿百态、琳琅满目……这就是大家对赵保存收藏酒瓶的评价。年近七旬的赵保存,经过20年时间,他的“酒瓶大军”最多时扩充到近千个,而且不重样,各具特色与美感。

赵保存是塔城市市民,他的收藏颇为广泛,有日历、奇石、邮票、硬币、彩票、粮票、火柴花等十几种,甚至对树根他也很有兴趣。

赵保存说:“这些藏品花费不多,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没什么经济负担。”

“自己不爱喝酒,酒量也不行,饭局参加的也少。一次吃饭,朋友们都在喝酒,我无意中发现很多酒瓶造型很有特色,心想放在家里一定很漂亮,而且给自己收藏的物品又多了一项内容。”赵保存谈起收藏酒瓶的起因。

从2005年起,赵保存就开始收藏酒瓶,当时酒瓶主要是自己捡、花钱买,别人送得很少。在赵保存的影响下,他的儿女碰到好酒瓶也带回来送给他。

从此,别人吃饭关注是否吃好喝好,而赵保存关注自己这次有没有碰到一个好酒瓶。

有一次,到石河子走亲戚时,发现一个名为“援疆情”的酒。赵保存当时想,现在辽宁省也在援助塔城,这个酒瓶收藏起来一定很有意义,让他比较遗憾的是,当时别人酒没有喝完,不太好要瓶子,最后,只能把酒盒要上了。

回去后,赵保存为了表达自己的情怀,感谢辽宁省无私援助塔城,把一些宣传辽宁援助塔城的标语放在酒盒里。

到2009年,赵保存收藏酒瓶到了鼎盛时期,有近千个酒瓶。当时,他家住平房,家里到处放的最多的就是酒瓶。

2010年,赵保存家的平房要拆迁,除了家具、家电等要搬走,还有几百个酒瓶要带走。为保住自己的心血,赵保存只好忍痛割爱,把带不走的酒瓶送给了一位藏友。当这位藏友开车拉走酒瓶时,看到远去的车影,赵保存久久不愿离去。

说起赵保存收藏酒瓶的事,他的妻子有些不理解:“以前住平房,家里到处都是酒瓶。现在住楼房,酒瓶放不下,又花了几万元买个地下室放酒瓶。”

“现在生活好了,塔城市许多人都喜欢收藏。以后,塔城市能不能定期办一些展览,让藏友展出自己珍贵的藏品,既丰富塔城市各族人民的文化生活,也能吸引外来游客前来参观,促进旅游业发展。”赵保存说。

郝香:痴迷红色收藏

今年46岁的乌苏市白杨沟镇居民郝香,2010年开始收藏关于毛主席语录、瓷像、挂毯等藏品。

郝香说:“小时候,经常听父母讲关于毛主席的传奇故事,自己刚懂事时,毛主席便成了心中的英雄。出于对伟人的崇敬、敬仰和对那个红色时代的怀念,一看到这类物品就想通过各种途径收藏。”

在郝香家的收藏间,记者看到了一页泛黄的纸张,从外观上看有很长时间了。这是一份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共同签发的文件。为了资料的完整性,郝香还特意给这份资料“包装”了一下。

郝香说:“有些比较旧的藏品,我特意包了一层塑料纸,尽可能保护藏品。”

郝香的收藏间内还堆放了大量反映历史变化的旧报纸、最高指示、紧急通告以及各类老书刊,仅书本不下几百本,画册内容也极其丰富,既有剪报也有老照片。其中1942年前的《解放日报》合订本还完好无损。

为了增加自己关于收藏的知识,郝香一直坚持订阅《中国收藏》一书。

郝香说:“有些历史和文化自己了解得不够全面,就常常通过看书、上网来填补自己知识的空白。”

郝香说:“如今,党的惠民政策那么好,对农民的各项保障也多起来。现在能过上好日子,是先辈们流血牺牲换来的,我一直坚持收藏,就是想表达自己对党和国家的感恩之情。”

 


(编辑:李春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帕蒂古丽:原汁原味书写新疆
下一篇:新光股票鲜人知 铁轨绑桩作见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