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rss返回首页

匠心谱百曲 欢歌颂和谐——记地区歌舞团原业务团长那吉丁·阿布列孜
2015-11-19 11:27:48   来源:   作者:本报记者 徐梦莉   评论:0 点击:

话剧《红灯记》开启文艺之路那吉丁·阿布列孜出生于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从小学起,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参加学校的文艺演出。当时,自治区话剧团维吾尔语版的话剧《红灯记》特别火,那吉丁·阿布列孜看了以后深有 ...

\

话剧《红灯记》开启文艺之路

那吉丁·阿布列孜出生于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从小学起,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参加学校的文艺演出。当时,自治区话剧团维吾尔语版的话剧《红灯记》特别火,那吉丁·阿布列孜看了以后深有感触。

从那时起,《红灯记》在他的心里种下了文艺的种子,他开始向往文艺表演和舞台。为了表达自己的这种感情,那吉丁·阿布列孜一琢磨,和同学一起在学校表演了《红灯记》中的选段,受到同学和老师的欢迎。

老师和同学的肯定让那吉丁·阿布列孜认识到,能在舞台上为大家演出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1979年,和布克赛尔县文工团——乌兰牧骑招生,当时正在上初三的那吉丁·阿布列孜和另外9名学生被招收,这其中就包括后来成为他妻子的恰格德尔·苏生。从此,那吉丁·阿布列孜踏上了专业演员的道路。

妻子恰格德尔·苏生回忆说:“在乌兰牧骑的时候,那吉丁·阿布列孜很用功很刻苦。为了练好基本功,他每天弹8个小时的琴,不大的县城很多人都能听到他的琴声。”

最初,那吉丁·阿布列孜是舞蹈演员,后来,副团长发现了他的音乐天赋,于是他开始接触单簧管。随后,他先后去自治区歌舞团及新疆艺术学院学习单簧管。

1987年,那吉丁·阿布列孜意外看到《中国青年报》上有天津音乐学院的招生简章。在当地文化局的支持下,他又接着学习了单簧管并学习了作曲,由此开始了作曲之路。

那吉丁·阿布列孜到塔城市工作是一次偶然的机会。1991年,他刚从天津音乐学院毕业,地区歌曲团来函借调,他欣然同意了。

“一方面父亲在塔城,我想留在他身边照顾他,另一方面当时就是考虑到地区的乐队条件好,能够满足我的创作需求。”那吉丁·阿布列孜说。

1995年,那吉丁·阿布列孜结婚了。此时,新疆爱乐团已经发来两次调函了。为了能够获得更多的演奏经验,那吉丁·阿布列孜跟随着新疆爱乐团参加了多次大型音乐会。1998年,那吉丁·阿布列孜随团参加第二届全国歌剧比赛“哈尔滨之夏”音乐会,他表演的木卡姆之母《阿曼尼沙汗》获得三等奖。

荣誉并没有让那吉丁·阿布列孜对大团队产生留恋,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回到了家乡的舞台。

“有人给我讲过,如果我在新疆爱乐团呆下去,我可能会是一个优秀的演奏家,但一辈子不会再有什么大的成就;我选择留在塔城,却有机会创作出这么多的乐曲流传下去,这要比什么都重要。”那吉丁·阿布列孜说。

此后,那吉丁·阿布列孜不断学习,2005年到中央音乐学院学习作曲,2010年到北京大学学习文化产业经营管理。《红灯记》的力量让他始终保持着创作热情,在文艺道路上越走越坚实。

生活的热土是他作曲的养分

除了会吹单簧管之外,那吉丁·阿布列孜还会冬不拉、独塔尔、手风琴、电子琴、萨克斯、钢琴等乐器的弹奏。除了会本民族的语言之外,他还会蒙古语、汉语、哈萨克语,就像他的兴趣爱好一样,那吉丁·阿布列孜创作的歌曲类型也十分丰富,每个民族的曲风都有涉猎。

每个人对生活的感悟和理解不同,表现形式多样,但这些都是源于人们对生活更高层次的认知。所有的艺术都是从生活中来,那吉丁·阿布列孜善于观察、思考、领悟,所以才能运用更深刻、更有特点的变幻手法来表现他对生活的理解。

上世纪80年代,那吉丁·阿布列孜所在的和布克赛尔县文工团是有名的乌兰牧骑——马背上的宣传队。那时候,他和其他演员每年6月到10月都会一起骑着马,甚至骑着牛进牧区,一个村队一个村队走,为精神食粮特别匮乏的牧民送上演出。

“那时候,人不光吃不饱穿不暖,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我们下乡时能感觉到牧民对我们的欢迎。所以觉得自己做的是一件虽然很辛苦但是很有价值的工作。”回想起那段日子,那吉丁·阿布列孜陷入了回忆之中。

那吉丁·阿布列孜说,当时没地方洗澡,没有蔬菜吃,很多人都生病。住的地方是当地的牧民家中,条件简陋,但他和其他演员总是认真对待每一次演出,并在文艺演出中宣传党的政策。虽然演出很苦,始终奔波在路上,但正是那段马背上表演的日子给了他丰富的基层演出经验,也在和各族人民接触中积累了创作的养分。

从那以后,那吉丁·阿布列孜懂得,他生活的这块土地上相亲相爱的各族人民就是他创作的源泉,所以,那吉丁·阿布列孜如饥似渴地汲取着各个民族的养分,了解着每个民族的生活习惯。

“舞蹈曲是最难创作的,必须要有意境,要把这个民族的方方面面表现出来,让他们听到曲子会不由自主地跳他们本民族的舞蹈。”那吉丁·阿布列孜说,自己尝试了哈萨克族、达斡尔族、维吾尔族等民族的舞蹈曲,最后赢得了各族群众的认可。

文艺道路是不止息的梦

 

问起截至目前创作了多少歌曲,那吉丁·阿布列孜自己也有些数不清了。他像细数着宝匣中的珍宝一样介绍着每一首曲目和创作背后的故事。没想到最后粗略一算,他已经创作了100多首歌曲了。

这些歌曲中很多都获得了业内的荣誉,比如哈萨克族舞蹈曲《库鲁斯台大草原》、达斡尔族舞蹈曲《塔春》、蒙古族歌曲《我的家乡》等,获得2002年首届新世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专业文艺调演音乐创作奖;2009年,在自治区专业文艺调演中,那吉丁·阿布列孜创作的俄罗斯大型舞曲《丁香花开》获得了节目最高奖……

像这样的荣誉在那吉丁·阿布列孜的创作生涯中有很多很多,但他没有在荣誉面前止步,始终保持着创作的激情。

那吉丁·阿布列孜说:“我作曲的歌曲基本上原唱都是我的爱人,因为我比较了解她的声音条件,她也比较熟悉我的创作风格。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生活也是创作,创作也是生活。”

除了和他琴瑟和鸣的爱人之外,他的儿子库都斯·那吉丁也是一个小“艺术家”。库都斯目前在地区第一高级中学读高三,受父亲影响,也经常参加学校的文艺活动,并组织了自己的街舞团队。

“有时候在文化广场组织演出,我们一家三口都是作为演员参加,我感觉自己特别幸福。”说起家庭,那吉丁·阿布列孜很是欣慰。

退休后的那吉丁·阿布列孜还在坚持创作,谈到今后的生活规划,他说:“我想出两张专辑,一张是哈萨克族歌曲,一张是各族音乐配上汉语歌词。虽然歌曲都已经创作完毕,但因为资金困难,所以这一愿望还未能实现。”

那吉丁·阿布列孜说:“好的歌曲需要宣传,需要让更多人传唱,这样的曲作才有生命力。所以,我想通过推出专辑的方式,让咱们塔城人唱描写塔城各族群众生活、文化的歌。”

在平时的创作中,那吉丁·阿布列孜经常会和各地的音乐人,特别是词作家交流,一首好词往往能激发他的灵感。他也会走到街头,走到各族居民的家中,在那些欢快的聚会中寻找灵感。

“音乐不分国界、不分民族,我希望能用我的音乐体现塔城各民族和谐和深厚的文化底蕴,用音乐来拉近每个民族之间的距离。”那吉丁·阿布列孜反复强调着一句话——“这是一个文艺工作者的义务”。

采访快要结束时,那吉丁·阿布列孜介绍了他的琴房,并盛情邀请记者欣赏他和爱人演绎的这首《丁香塔城》——“快活林里歌声飞扬,献上醇香的美酒,情意深长,来吧来吧!亲爱的朋友,这里是人间的天堂,让我们举杯来祝愿友谊天长地久……”歌曲飘荡在这个幸福的家中,也飘荡在幸福塔城的天空……


(编辑:李春来)

相关热词搜索:匠心

上一篇:边防亮起长明灯
下一篇:自来水有了 村民心甜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