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rss返回首页

报之以歌
2017-12-01 18:58:39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颜巧霞   评论:0 点击:

 
 

下班途中,我前面是个蹬三轮的老人,他身材瘦小,佝偻着背,上身穿着破旧的瓦蓝色中山装,下身是条藏蓝的涤卡旧裤子,脚上是旧时常见、现在少有的黄色军用球鞋。

一阵猛烈的风,像鸟张开翅膀扑过来,他佝偻着的背更弯了,他整个人像烧熟的虾般弓起来,他吃力地蹬着一辆同他一样破旧的三轮车。三轮车里是旧书、报纸、塑料瓶、牛奶盒……即便是旧物,也没能载满车。我心里暗忖着,这是个捡废品为生的贫苦老人吧?总有些人过着让人心酸的辛苦生活,我心里的悲悯像涨起来的潮水,快要泛滥了。

空气中安静下来,风像鸟儿顽皮,又拍拍翅膀飞别处去了,蹬三轮车的老人,背直了些。我的自行车很轻松地加速赶上了老人。他竟然在哼着一支小曲,低沉又苍老的声音,但听起来那么快乐。我不由得去看他的脸,不出我所料,他的脸像一张老树皮皱纹密布,但他开心地哼着小

曲,老人不以苦为苦,他在乐!我的心情立刻被他感染,如多云转晴的天气,浮云散去,出来一轮明晃晃的太阳!

我所住的小区里,有位青年,他是父母抱养来的孩子。听说他婴儿时,生得很好,圆脸盘、大眼睛、藕节似的臂膀。后来,却渐长成一副豆芽菜的孱弱样子,一只眼睛也坏了,还念不进去书,很早就辍学去煤场挖煤。每每瞧见他回家,就像从灾区赶回来的难民,所挣得也不多。他的日子,真像一串坏了的葡萄,一连串的糟糕下去。

他的养父母想给他娶媳妇。聪明伶俐、精明能干的姑娘瞧不上他,好容易碰着个呆气、不通人情的姑娘,可是不久,这姑娘也回娘家不回来了,他又成了单身汉。他倒常常笑着,一边把手机的扬声器开着,跟着手机,高高兴兴地唱:“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这春天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

还有她,平日我们只管去上班,家里家外的一切苦累活:洗衣、做饭、拖地……都是她在干,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日日如此。也没见她抱怨烦难过,每日洗碗时,她总是会哼唱:“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毛主席就是那金色的太阳……”自来水哗啦啦的声音就像是给她在伴奏。

其实,她从前过得苦,父亲早逝,母亲拉扯着三个孩子,她是最小的孩子,却没享过福,十多岁就和母亲一起下地干所有干得动干不动的农活,也帮母亲做家务。

等到成年后,两个正值壮年的哥哥却先后意外去世了,留下老的老,小的小,她成家后,一直供养母亲,时常牵挂跟大嫂远走他乡的侄儿,帮没再嫁的二嫂照料小侄女,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吃的苦一火车也装不完。

但她常常唱歌,在干单调繁杂的家务活期间,我们常常听到她唱歌。她是我婆婆,她跟许多生活在低处,被生活亏待的人一样,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报之以歌

上一篇:幸福的标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