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rss返回首页

邂逅槐花
2018-06-04 18:11:22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郑国丽   评论:0 点击:

 
 

傍晚,我在公园里散步,闻到空气里有淡淡的香味。忍不住四下寻找,忽然听得有人指着附近的一棵树说:“是槐树,开花了!”我赶紧抬头望去,只见那棵树的碧枝和绿叶错落分布,其间垂着一串串小白花朵,清新雅致,惹人爱怜。

这就是槐树吗?我的目光里有迷惘,又带着欣喜。在记忆里苦苦搜寻着与槐树有关的记忆,我居然发现,原本自己是认得槐树的!

我在戏曲节目里不止一次见过槐树。小时候,我最爱看黄梅戏电影《天仙配》,老实憨厚的董永和美丽聪慧的七仙女,就是老槐树做的媒啊!邻居大妈最爱哼其中老槐树的唱词:“槐荫开口把话提,叫声董永你听知,你与大姐成婚配,槐荫与你做红媒。”多么热心和侠义的槐树!

民间还有一则这样的故事:女儿有了心上人,眼波便跟着他流转。母亲问她在看什么?她答:我望槐花几时开。于是便有了这样一首民歌:母亲问道:“你望啥子哟喂?”女儿答:“我望槐花哟几时开哟!”

从古至今,数不清有多少文人雅士写过槐花。鲁迅在《呐喊》自序里写过:夏夜,蚊子多了,便摇着蒲扇,坐在槐树下,从密叶缝里看那一点一点的青天……那是鲁迅先生一生中最寂寞的一段时光,就连清雅的槐花也带着几许孤寂的味道。

在古诗词中,槐花出现的次数就更多了,如“槐花雨润新秋地,桐叶风翻欲夜去”“长安十二槐花陌,曾负秋风多少秋”“槐花满院气,松子落叶声”……这些诗词里的槐花为何大多寄托着或浓或淡的愁思和悲声?想来是古代的读书人大多需上京赶考,游学在外,几回梦里望故乡,恐怕出现最多的,就是村头那棵上了年纪的老槐树吧!

可以说,没有一株植物如槐树那般,被赋予了那么多的故事。李渔在《闲情偶寄》里写道:树之能为阴者,非槐即榆。其中,榆树不择地,西北边疆到处可见。可槐树适宜湿润肥沃的土壤,所以本地少栽。因为少见,人们对槐花更多了一丝怜惜。槐花盛开时,拍照留影,让时光定格在最美的一瞬;槐花快要衰败时,人们运用各种方法极力挽留,晒干、冷藏……让槐花以另一种形态存在。

我读大学那会儿,舍友从家里带来槐花饼。初不知为何物,一尝便觉香味太浓,开始不喜,但听舍友说,这是槐花做的,我的味觉立刻发生大逆转。细细品尝之后,我竟爱上了那种植物特有的甜津津的味道。舍友说,她家院子里有一棵大槐树,每到槐花盛开的时候,她的母亲会摘下槐花,煎槐花饼,烧槐花汤。后来我在报纸上看过介绍,说槐花含有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清热解毒,凉血润肺。我这才知,槐花不仅生得美丽,口感好,它的食疗作用也不容小觑。

想到这里,我便愈发觉出眼前这棵槐树的美来——枝垂叶细,夹杂着一串串的小白花,使得这树有种格外谦和娴静的姿态。此时天已经渐暗下来,正是有了天空黑暗的底子,那槐花反而显出凝重的白来,就像黑布面上绣着的白花,有种跳脱清朗的美感。白居易的诗句忽地涌上心头:薄暮宅门前,槐花深一寸。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邂逅了槐花,便生了一种特别的心情,有兴奋,有愉悦,还有绵密深长的舒畅和满足。让我觉得这一刻的好,就是真正的好了!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槐花

上一篇: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