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rss返回首页

我的爷爷
2018-12-10 17:58:30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杨琦   评论:0 点击:

 
 

爷爷离开我已经23年了,但他仿佛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从未远行……人流中,街道旁,每每有头发雪白、身材挺拔的老人闪过我都会有瞬间的惊喜,那不是我的爷爷嘛……

爷爷是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上世纪70年代初,我们这里没有幼儿园,爸妈都在上班,不得已把我留给爷爷奶奶照看。我的爷爷对自己的儿女非常严厉,但从出生2个多月到18岁,对我却有着隔代的宠爱。自从有了我,他就变得那么温柔可亲。家里至今还留存着一把木质的尺子,说是尺子其实就是爷爷自己打造的一块长方形的木条,40多年过去了,上面依稀留存着歪扭而稚嫩的字迹:“我骑小马上北京”,那是我的杰作,是爷爷教我写的字。

每当看到这把尺子,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爷爷那一张张为我制作的学字小卡片,那一天天手把手教我写字的画面。看到小麦,我就会想起小时候随爷爷下乡,来到广阔的农村,无边的麦浪淹没了我小小的身躯,麦田里那一只只巨大的蚱蜢,扑闪着薄如蝉翼的翅膀,挥舞着可怕的“大刀”,恐惧、兴奋、尖叫贯穿了我快乐的童年。马路上小姑娘颈上的项链也会使我想起幼时,我站在家门口期盼着爷爷从北京出差归来的身影,那一串串闪着珠光的项链当时惊艳了多少小伙伴的眼睛,那一把酸酸甜甜的话梅糖让多少小伙伴垂涎。看到而今已年近六旬的叔叔们,立刻就会想起当年那个因为不给我吃沙枣而屡屡被爷爷挥着柳条满院子追着打的小伙儿,丝毫不给已上班的小叔们留面子……

至今,每当家庭聚会,叔叔姑姑们就会联合开我的“批斗会”,声声讨伐害他们当年大吃苦头的我。

爷爷是个身先士卒,以身作则的人。工作期间,爷爷身为粮食局的领导,他和普通职工一样参加各种劳动,在劳动中他身先士卒,处处带头,脏活累活争着干,抢着干,样样工作走在最前面,用自己的行动感染着职工,用人格的力量赢得了群众的尊重。无论上班多么劳累,第二天早上永远是第一个进单位的人。他对各个粮站了如指掌,哪个粮站只要一说情况他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1977年额敏县发洪水,洪水从北干渠顺北大梁一泻而下,沿路的房屋被淹,家里的锅碗瓢盆,甚至菜窖里的萝卜等都被冲了出来。洪水与粮食局家属院擦肩而过,粮食局家属院的人当夜都被转移到粮食局办公室暂住。夜深了,抗洪救灾的人陆陆续续回来了,可我只能和奶奶相依躺在办公室硬邦邦的木条椅上,硌得睡不着,连着好几天我都没有见过爷爷,他一直在抗洪一线坚守着。

爷爷是个树新风敢为人先的人。1981年,我的小姑要结婚了。那个年代刚刚开始流行大操大办婚礼,很多人结婚汽车成排,在当时是很风光的事情。小姑夫是司机,家境也不错,汽车迎亲那是理所应当。然而我的爷爷对此深恶痛绝,不但坚决提倡勤俭节约的新风尚,还带头践行。他坚持让自己最小的女儿骑着自行车出嫁,一路上浩浩荡荡的自行车送亲队不知道惊掉了多少路人的眼珠,成为额敏一时的新闻。1990年我参加工作后,难免和别人攀比,爷爷严肃地对我说:“你这一生,必须给我记住两点,那就是经济上干净!作风上清白!”这是他老人家对我的教诲,也是我一生遵循的准则。

爷爷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上世纪80年代,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婚丧嫁娶越来越排场,尤其是当时有300多人的粮食系统,纷至沓来的请柬,随份子的礼金让职工们觉得荷包里的钱跑得飞快,当时的礼金从5角开始到2元钱,你增我涨,攀比不断升级,但人们也只有无奈跟风。这时候,爷爷下了一道命令:凡粮食系统职工婚丧嫁娶礼金一律不得超过5角钱!消息传出,全局哗然,有人不屑一顾嫌他多管闲事,有人摇头叹息说他傻,但更多的人是暗赞一声默默服从!说起来我至今很佩服我的爷爷,是什么让他老人家如此执念,不惜得罪他人去做这惊世骇俗的决定?退休后,爷爷也没有停止“管闲事”的习惯,看到额敏县人民医院的楼梯没有扶手,他专门找医院的领导建议安装扶手,以免群众发生意外摔伤。1995年爷爷去世后,县医院的领导还专门找到我的二叔说:“现在医院的楼梯都已安装了扶手,这都是你父亲的建议,虽然他已不在了,但我们必须要告诉他的后人,他的建议我们采纳了,我们应该感谢他。”

爷爷是个关心国家大事的人。很小的时候我就记得爷爷天天看报纸写字,等我上了小学,爷爷就要求我也天天看报纸杂志,还要求我摘抄其中的段落。刚开始我觉得索然无味,但爷爷坚持让我学习记录,到后来逐渐开始感兴趣,了解国家大事,甚至和爷爷辩论。1981年爷爷光荣退休了,但他仍然自费订购了各种党报党刊,有《参考消息》、《半月谈》、《解放军画报》、《人民日报》等等,退休的爷爷还是一如既往地看报纸,并且把认为有用的资料抄写在自己订的白纸本子上。电视普及后,爷爷又多了一项任务天天看额敏新闻和天气预报,把每天的天气情况记录下来,从1981年到1995年,14年来从不间断,我奇怪地问他为什么,他说气象资料对粮食仓储的影响是很大的,可以从资料累计情况开展预警。

爷爷是个坚强的人,从小吃苦长大,一生挫折无数,但他从来不会因为一时的打击而萎靡不振,无论遇到何种困难,他总会乐观地想办法解决。1994年的一天,爷爷让我帮他擦背,我惊讶地发现爷爷是那么的消瘦,身上的肋骨根根毕现,这还是我的爷爷吗?要知道爷爷1.78米的个子曾经是那么伟岸挺拔,何时变得这么矮小瘦弱!我心疼地说:“爷爷您怎么这么瘦了?”爷爷突然哭了,他含着眼泪说:“我的骨头在吃我的肉啊!”这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爷爷的眼泪。至今一想起我就心痛如绞,涕泪纵横,无法抑制的伤悲。我痛恨自己的不懂事,痛恨自己根本不知道关心爷爷!后来我才知道爷爷得了胃癌,可我们谁都没有听到过爷爷喊过一次难受疼痛,他总是默默地自己承受一切。1995年5月1日,我亲爱的爷爷离开了我,从发现病症到他老人家过世不足半年,临终他还嘱咐我们,他去后家里人不许收礼!我们遵从了他的遗愿。那几天我哭得昏天黑地,那也是我一生中最悲伤的痛哭!

这就是我的爷爷杨兴贵!他的一生是奉献的一生,为儿女、子孙倾其所有;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

他对至亲的人宠爱而不纵容,严厉的爱让我们受益终身!

爷爷!您是我一生的楷模!您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邢姐可真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