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新疆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塔城日报网举报电话:0901-6229983
返回首页

天山脚下的赞歌
2018-12-27 16:00:08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阿达力·阿克拜 陈文 哈德里·努热合曼   评论:0 点击:

 

“天山脚下是我可爱的家乡。”顺着雄伟的天山向北延伸有一片沃野,一头插入广袤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一边与蜿蜒的玛纳斯河为邻,生机勃勃的城镇、活力四射的农牧区让我们看到改革开放40年来城乡的变化,各族群众生产生活的变迁。

“雪白的棉花让我为你而自豪”

犹如黑色飘带的柏油路不断延伸,将一个个村庄连贯起来,也让我们的采访变得方便快捷起来。

头一站是沙湾县四道河子镇龙口村。当地人称龙口村为“齐巴尔土别克”,哈萨克语意为老虎身上斑斓的花纹。看来上百年前,在这片胡杨和梭梭深处,还有老虎这样的庞然大物。

到达目的地后,村主任叶尔胡马尔迎上来,把我们带到村委会办公室。当我听到这个82户村民组成的村子人均纯收入1.6万元时,就想和棉农一起聊聊,只好打断了滔滔不绝介绍情况的叶尔胡马尔。

“唉呀,早些说就好了,大家都利用农闲时节进城打工了,不知有没有人在家,我打电话试着联系一下。”叶尔胡马尔有些为难。

我们想抓紧时间采访,一边打电话一边走出村委会,想到村子里碰碰运气。

说来也巧,在村口遇到一对拖着编织袋在棉田里复收棉花的老年夫妇。

叶尔胡马尔向老人招了招手,老人把鼓鼓的编织袋蹾了蹾立在地边,脚步轻快地向我们走来,边走边用沾满棉絮的单帽不停拍打着四个兜的蓝色中式上衣。

老人叫木黑提,不远处,他的老伴在棉花地里,向我们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静静站在地里。

我上前一步连忙向老人问候,当握住老人如钳般的大手时,已经磨成老茧的手

指硌得我的手指生疼。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他的手,手掌像杨树皮一般粗粝,指关节处一圈圈茧子像戴了一枚戒指,这是常年劳作才会形成的手,顿时让我感受到了“粒粒皆辛苦”的含义。

“你们要我一个庄稼人说什么?我们这里社会和谐,百姓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过得好!”老人得知我们来意,轻松一笑,他边说边示意我们到家里聊,我指了不远处的土坡,建议坐在那里聊一会儿。

我们几个人盘腿坐在土坡上,围成半个圈,开始聊起来,时近中午,阳光让人感到温暖舒适,后背开始出汗。说实话,这几年采访见过种小麦、玉米的哈萨克族农民很多,而种植棉花的还比较少。

我稍带玩笑地问:“老人家,看你气色这么好,今年的棉花收成应该不错吧!”

“劳动的手能够把石头变成金子,不劳动能把金子变成石头。今年收入五六万元,孩子们也都有工作,可是,老婆子说这样闲着不如拾些棉花做褥子什么的,硬拉着我来拾机采后剩下的棉花。”也许像这样复收棉花让老人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老人指着还在棉田里低头弯腰拾棉花的老伴,把今天的行为“怪罪”于她。不过,我们还是能从言语中感受到老人经历过艰辛后的勤俭。

“哦!年轻人,1984年打破‘大锅饭’后,我们定居下来开始种地,生来没有摸过铁锨把的人套上牛犁铧犁地,修渠打坝,整夜等着轮流浇水的时间,确实不容易。说来你们也许不信,我老伴就是在大热天背着孩子在地里劳动,有时孩子睡了就把孩子抱到树荫下,我们继续锄草。当然,那时三十来岁,年轻嘛。”说起种田的过程,老人打开了话匣子。

坡地犹如舒适的沙发,老人伸开双腿,把单帽歪在有太阳的一侧遮挡阳光,接着说起来:“除了这些,连着很多天单腿跪着为棉花间苗,跪得膝盖充血,无法伸直,那真是难上加难。棉花长起来时,还得打尖,整个夏天忙个不停,每亩也就收一百多公斤。”

这时老人话锋一转:“民族团结比什么都重要,我们棉花越种越好与121团的帮助分不开,从怎样选种开始,到播种、保苗、摘收,121团的农工手把手地教我们。最初教我们种‘普通棉’的也是这些邻居兄弟。”说到这里,我插话问什么是“普通棉”?这时旁边的人向我解释“普通棉”就是以前按传统方法种植的棉花,如今村上种的都是机采棉。

木黑提向我们讲起了121团农工张浩文教他种棉花的往事。木黑提说,张浩文经常趴在地上,观察棉花苗的生长情况,不时还用手量着棉苗的间距,特别仔细。

当时木黑提打发孩子给张浩文送家里自产的牛奶、酸奶,孩子回家又抱着张浩文家的蔬菜。十几年里,两家人相处得像一家人一样,后来张浩文去世,木黑提忙前忙后,一直到葬礼结束。

提起往事,我们从木黑提老人的眼神里看到了他对往事的怀念。

如今,老人的四个孩子全部在城里就业,住进了舒适的楼房。“改革实现了我们的愿望,优惠政策让我们加油干,我们有福,应该珍惜今天的幸福。”木黑提感慨地说。

“团结是冬天的太阳,121团19连和我们龙口村近半个世纪的友谊,这是说也说不完的故事。”叶尔胡马尔接着说,“几十年来,兵团的汉族兄弟技术上的指导让我们村上哈萨克族村民都成了种棉能手。2007年后,村民土地开始整合,安装了滴灌,棉花亩产量达到了四百公斤,现在我们这里成了棉花的海洋。”

土坡上的访谈进行了很久,当我们拍打着身上的尘土起身时,不远处胡杨树下的喜鹊喳喳叫着,像要去赶赴一场丰盛的宴会。

哦!龙口村的沙地真是一块福地呀!我们又来到邻近的河滩村。老远就看到在田间作业的农机,同行的人告诉我,这是棉农阿合勒·阿合买提的棉田,他开着农机正在进行棉花秸秆还田耕地作业。

阿合勒中等身材、体格健壮,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农机的轰鸣让人无法在现场交谈,我们就近去了阿合勒好友木拉提家。

木拉提身材魁梧,光亮额头格外显眼,他热情地将我们领到屋里。转眼间,勤快的女主人已在炕上摆好圆桌,铺开的餐布放上了刚炸好的包尔萨克。

热茶倒上了,话题打开了,热情善谈的乡亲争先恐后地述说着村里的新鲜事。

我好不容易将话题引向阿合勒。阿合勒种了900多亩棉花,平均亩产超过了400公斤,家里从耕种到田间管理的农机一应俱全,这些年,靠着种棉花的收入在县城为三个孩子购置了楼房并装修一新。

“哎,兄弟们,每一种工作都有它辛苦的一面,从以前粗放的耕种到覆膜种植,从渠水漫灌向滴灌转变都付出了努力。举一个例子说,2013年前都是手工摘棉,要招20多个从内地来的拾花工,亩产300公斤棉花要付600元工钱。自从引进采棉机后提高了效率,节省了工钱,机采棉花质量也好,并能自动打包。”阿合勒用三个指头举着茶碗,边转动边用数字和事实说明了过去和现在的变化,“加上一系列的惠农政策,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好处,国家在日益繁荣,我们的生活也日新月异。”

聊天中得知,种棉花确实比种其他作物要辛苦。秋天要深翻地,为的是治虫压碱蓄墒。春天从4月中旬开始要播前整地施基肥,到地温合适时播种。5月至6月进入前期田间管理,要护膜防风、放苗、定苗,加强中耕和化控,保证棉苗壮而不旺。7月至8月初进入中期田间管理,要除草、开沟、灌水、追肥、打顶,促进早开花、早结铃,争取早结桃。8月开始进入后期田间管理,要打无效花蕾、推株并垄、叶面追肥,争取保铃增重、促进早熟。这期间,还要密切注意病虫害和天气情况。9月初至中旬之间要打一至二次落叶剂,到10月初起,采棉机即可进地采收。

大家围坐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述说着时代的变迁,感谢党的好政策,对辛勤劳动换来的幸福生活非常满足,让人打心眼里感动。

这时,喝茶喝得额头沁出汗的木拉提说道:“我们还有一首关于棉花的歌呢!”说罢,他放开喉咙唱起来,在座的乡亲也齐声合着他的节奏唱起来:

恰似白绒好像白云飘在天,

犹如大海载着白色波浪翻,

雪白的棉花让我为你而自豪,

为我爱乡带来繁荣和吉祥。

你披着月光戴着白珍珠项链,

把家乡打扮得恰似少女般耀眼,

我像畅游大海的白天鹅,

心中的爱犹如奔腾的波浪。

……

这是20世纪90年代,时任沙湾县县长的热依斯写的这首叫《雪白的棉花》的歌曲,至今还在传唱。

“从种到收全都用上了机械”

沙湾县安集海镇是闻名遐迩的中国辣椒之乡,全镇有近5万亩地种植辣椒,辣椒收入占农民收入60%以上,除销往内地以外,还远销中亚各国和韩国、德国。

来到这个远近闻名的辣椒之乡时已近中午,我们来到阔克吉迭村,村干部把我们领进了村民夏依木拉提家。他正在翻晒收获的红辣椒。不知是一夏天风吹日晒的劳作还是吃多了红辣椒,夏依木拉提长着一对红脸蛋。

见有客人来,他放下手中的叉子挨个和我们握手问好,人字脊大棚下堆满了红辣椒,辛辣气味让我们连打着喷嚏。

夏依木拉提打趣道:“怎么样?红辣椒让你们打喷嚏了吧!今年天气热,收成不错,进屋吧!”

“任何活计都是越做越熟练,积累经验,不断完善嘛!最初,我们种过黄豆、玉米、棉花等经济作物,也种红薯、大葱等蔬菜,这几年经过土地整合,加入合作社后,我们开始种红辣椒,算来也有五六年了。”说起种辣椒,夏依木拉提有说不完的话。

夏依木拉提介绍说,辣椒种子从石河子购进,当苗长到15-20厘米高时要间苗,一共要浇8次水,幼苗时不宜多浇水。好的时候一株坐果20-30个,鲜椒亩产可达2吨,价格每公斤在1.8元左右,晒干后亩产为450公斤左右,每公斤可卖到8-9元。过去是雇人采摘,20亩地要十几个人摘20天左右,需要一万元采摘费,今年机采后费用大幅下降,只需要1600元。

这时,村主任别尔得汗插话道:“这几年‘访惠聚’工作队驻村后,开设农牧民夜校学习各种政策,邀请专家上课,还开办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学习班,村民早就抛弃了过去反正饿不着也落不下的懒惰思想。由于土地少,大部分人都把土地交给合作社去城里就业了。”

别尔得汗带我们找到了农机手马丁。他家的院子停着大大小小的农机,马丁双手沾满机油正在全神贯注地摆弄农机,我们在他身后站了一会儿丝毫没有察觉,直到别尔得汗大声叫他时才回过神。

马丁赶紧擦干净满手的油腻,熟稔地对别尔得汗说:“怎么不早点打个招呼?”说完话,他打着手势请我们到屋里。从挂在房屋北墙正中夫妻俩与三个姑娘合照的全家福,让我们感受到蜜一样的家庭氛围。

从马丁一双神采奕奕的眸子不难看出他的心灵手巧,10年前他花4万元买了25马力的拖拉机及全套农具,去年又花14万元购置了一套新农机具。

“最初,我在邻居贾江奎那里当学徒,学到了很多技术,后来,我就下定决心自己干农机。这几年,我申请到了信用社贷款,享受到国家农机具补贴。最开始的农机马力小,一小时只能耕播20亩地,后来买的农机每小时能播种40亩并完成铺膜。今年一共播种了200亩红辣椒、2100亩棉花。红辣椒每亩收25元,棉花每亩收30元。今年,我还买了棉花、饲草打包机。”马丁说。

马丁说话时不时耸下双肩,他笑声爽朗、气场很足,对自己的技术很自信。他告诉我们,最近在邻村干了20天活儿,收入3万元,还在夹河子一带干活儿,邻近团场也有预订的活儿。

圆桌边的座谈越来越热烈,大家还提起不久前县教科局“访惠聚”工作队组织全村举办了30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大聚会,上千名各族村民欢聚一堂吃“团结饭”,还演出文艺节目。

年近七旬仍然容光焕发的阿布力喀孜身材高大,开始只是默默听着别人说话,后来他也忍不住向桌子边挪了挪插起话来:“孩子们,现在政策好,动手干就能有收获,我也没闲着,在家养几头牛。”他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阿布力喀孜接着说:“毛主席说过,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而今天村里,从种到收全都用上了机械,而且电子商务时代也到我们这里了。”他环视一圈看着大家,好像在问,你们准备好了吗?

心明似镜老者的一番话,让在场的人都若有所思。

“我们村里也有了大学生”

西戈壁镇五道沟村在天山脚下,这个村是2006年从天山山区搬到五道沟定居的,有215户村民。我们来到村子时,太阳高出天山雪峰三丈高,听说要到村委会,一群如盘羊般健壮的“山里孩子”把我们引到村委会。

在村委会准备采访时,一位名叫喀特冉的老人走进屋里。听说我们要采访改革开放40年的变化,老人今昔对比发了一番感慨后说:“最让我高兴的是过去的游牧生活时,我们村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定居下来后,村里已经有20多名大学生了。”说到这里,老人像孩童般手舞足蹈,眼里充满泪水。

老人无疑是昨日艰难日子和今天幸福生活的见证,他接着说:“我1966年入党,那时,就盼望着赶快结束居无定所的生活,后来如愿以偿地过上了定居生活。虽然我们身在山区,但从广播、电视和报纸上都能听到看到现在幸福安康的生活。我一直想说说心里话,就是我们的党是伟大的党,光荣的党,正确的党,感谢为我们带来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共产党。”说完心里话,老人转身离去,脚步蹒跚,但步履坚定。

村党支部书记托兰介绍说,村子位于前往天山温泉的叉路口,也是进城的必经之路,沙湾县畜牧兽医局“访惠聚”工作队为了改善村子环境,协调来一辆垃圾清扫车和40多个垃圾箱,并计划在村中心建牧民特产市场。

这几年,不少村民到县上的工厂就业,40多位享受低保的村民中有20多人自愿退出低保,今年还有十几个人申请了退出低保,党的好政策让他们的生活越过越好。

电话联系到城里务工村民朱玛什,恰巧他在休息,热情的问候声,可以想像到电话那头他得意的神情。

“成天窝在家里什么也得不到,我想要外出就业,村里就把我介绍到信泰纺织厂,这都是党和政府对我们的关心。我的工作是把精选好的棉花装入自动化设备里,每月工资在4000块以上,窝在家里谁给这些钱?另外,学习国家通用语言后也开阔了眼界,我们村有二十几个年轻人在这里上班。现在想起来过去真是白白浪费了时间,妻子在村里照顾老人和上学的孩子,还有一些地也在种,我正在为日子越过越好而努力工作着。”朱玛什一股脑说出了我想问的问题。

听到昨天还在山沟里放牛挤牛奶的哈萨克族牧民,今天在工厂里纺纱织布时,我不禁感慨万千,这是改革开放的成果之一,我在心中祈愿牧民的生活越过越红火。

采访时正好碰到老党员加尔曼,他代表还留在原牧业点的七八户人家向村党支部申请每周一在牧业点举行升国旗仪式。老人感慨地说:“时间过得真快呀!今年,改革号角吹响40年了,明年,就要迎来新中国成立70周年了。我们真心祝愿祖国越来越繁荣昌盛。”

“这就是公民意识。”村里老支书朱玛别克听说这件事后竖起大拇指激动地说。老支书行动不便,侧身躺在铺好几层被褥的床上,提起往事如数家珍,说得激动时,老支书禁不住晃动着高大的身躯:“1984年我们村是全县发展牧业的先进村队,当年靠自己经济实力建起了寄宿学校,最初办到4个班,后来还增设了初中班,你们这位大妈当时负责学生的生活。”老支书把老伴的贡献也说了出来。

这时,老伴起身走进里屋,拿出一叠奖状证书放在我们面前说:“这是你们大爷当时的获奖证书。”

是的,我们在小小五道沟村听到的故事虽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可这是新时代农民发自肺腑的心声,也让我们通过一滴水看到了整个太阳的光芒。

“贫穷不是专属于我们”

博尔通古乡克孜勒阿根村位于天山深处,小村座落在南北不过一公里的山坡上,来到这里时,太阳离山顶只有套马杆高了,天山山峰在不远处俯瞰着我们。

在村第一书记、地区工会、地区妇联“访惠聚”工作队队长木拉提的带领下我们走村入户采访。2016年底,木拉提背着行李来到这里,转眼有2年光景了,村里从7岁的孩童到70岁的老人都认识他。

驻村之初,他发现该村土地少,就想引导村民外出务工,与有关部门协调和反复给村民做工作后,67名年轻人走出大山走进了工厂。克孜勒阿根村182户村民,几年前有12户生活困难的家庭,这几年都脱贫走上了致富路,现在只有五户享受低保,基本是无劳动能力的老人或残疾人。

“去年6月底突降冰雹很多麦田受损,小麦亩均产量只有210公斤,忙碌一年正准备收获的村民遭到晴天霹雳,幸好给麦地保了险,工作队出面核实灾情,向保险部门申请理赔,每亩得到420元赔偿,全村得到了148万元赔偿。”村干部努尔木哈买提说。

在努尔木哈买提帮助下,我电话采访了在城里工厂上班的年轻人祖力布哈尔,夫妻两人都在一家纺织厂上班,祖力布哈尔月薪三千多元,妻子月薪四千多元,孩子也在城里上学,两口子准备动员更多的乡亲外出就业。

以平易近人的性格深受村民欢迎的木拉提说,年轻人进厂务工,中老年村民还可以到附近团场打零工。今年7月,工作队组织50岁左右的村民给附近143团育种玉米割天花,能挣到4000元至7000元不等劳务费。最近又与邻近团场取得联系,组织了20多人去收残膜,又干了一个多月。

哈萨克族谚语说“村老是现成的志书”,想要了解一个地方就要到老人家坐一坐聊一聊。我们走进了老党员哈则孜家,院内收拾得井井有条,在用树枝条细心编成的木栅栏里,老人的儿媳妇牵着牛犊,老伴在挤着牛奶。院内一角整齐地放置着电焊工具,那一定是老人儿子做营生的家把什了。

哈则孜在不远处的草场上放牧牲畜,见有客人来老伴打电话通知老人。在等老人的空档,我和努尔木哈买提聊起了村上的情况。他很健谈,从沙湾远近闻名的大盘鸡,谈到安集海的红辣椒,又说到博尔通古的土豆也在注册,说到这里,努尔木哈买提把鸭舌帽向脑后推去,褐色的眼睛一眨一眨信心满满地说,克孜勒阿根村的机遇也来到了。

这时,大嗓门的主人哈则孜老人也进屋来了,按照哈萨克族待客礼行打开餐布倒上茶水,老人直奔话题:“我们居住在这里有40多年了,不说别的,就说我们刚定居时连打坝修渠道都不会,做口粮的小麦也要用镰刀割一个月,累得直不起腰,手指都不打弯,还要排队在水磨上等着磨面,而现在几千亩地只用几天就犁完和收完了。过去的土平房泥巴路看不到了,现在村里各种设施完善。过去偶尔有电影放映队来,全村都喜气洋洋,现在不出房门就能收看全国几十个台的电视节目,这些好处说也说不完……是呀,贫穷不是专属于我们,在党和政府的如此关照下,我们有什么理由再伸手。房子给盖好了,路子给铺好了,还要什么?还需要懒惰思想的转变!只要唤醒头脑,紧跟发展的步伐,新时代会有新的回报。”

在天山脚下,田间地头,采访很快结束了,各民族间的真情友谊,质朴而真实的故事却难以忘怀,不时在我们眼前回放,就像那首《雪白的棉花》唱的一样:

我们的心愿像雪白的棉花飘荡,

像黎明前的霞光飞扬,

让和谐云舟载着幸福歌声,

在雪白的棉田上空回荡。

……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思念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