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rss返回首页

健忘
2018-07-05 12:55:21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徐全庆   评论:0 点击:

 
 

单位没事,我和同事卫东闲聊。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戏曲上,卫东说,清河广场上午好像有唱戏的吧?他一说我就想起来了,好像是有。清河广场是一个开放式休闲广场,常有一些娱乐性节目表演;也有戏曲,都是免费的,可惜没有什么人看。现在谁还会去看戏呢?

卫东突然不聊了,作冥思状,然后拨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他说:“妈,是我。我电脑桌上有个笔记本,黑色的,您赶紧给我送过来,我有用。”

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那端他母亲的说话声,似乎很不乐意,不过还是勉强答应了。

大约二十分钟后,卫东的母亲把笔记本送来了。我想和她打个招呼,可她一看到我,显出很慌乱、很窘迫的样子。她把东西递给卫东,一句话也不说,匆匆走了。我突然发现,她的脚好像出了问题,走路一瘸一拐的。我想问一下她的脚怎么了,又怕触及到她的隐私,就没有开口。

卫东说:“妈,我正忙,不送您了。您不是喜欢看戏吗,清河广场今天好像有唱戏的,您路过时正好看一下。”她说:“我不想看。”语气很冲,说完就走了。

母亲走后,卫东随手把笔记本扔在桌子上,继续看他的报纸。一直到下班,我也没见他用过那个笔记本。

几天后,我又一次听到卫东给他母亲打电话:“妈,我书桌上有份文件,您帮我送来吧。”电话那端仍是不乐意的样子。卫东接着说,“我现在真的很忙,走不开。”

没几天,卫东又把一份工作方案忘在家里了,还是打电话让他母亲送。

我很快发现其中的异常。他常常把办公室里的一些东西带回家,又常常忘记带来,打电话让他母亲送来。每次他借口太忙,没时间回去拿。更奇怪的是,他让母亲送来的那些东西,却并不用,随手放在一边。他似乎只想折腾自己的母亲。

随着到办公室的次数增多,他母亲见到我不再低下头,有时还会和我聊几句。我也就知道了,几个月前,她摔了一跤,脚摔坏了,走起路来就有点跛。原来是这样。发生这么大的事,卫东居然一直没有跟大家说,他的嘴可真够紧的。

后来有一天,办公室的事太多,我和卫东一直忙个不停,连眨眼的空都没有。这时,他母亲来了,满面笑容地和我打招呼,然后对卫东说:“你的U盘忘家里了,我怕你要用,就给你送来了。”我邀她坐一会儿,她说不了,清河广场有唱戏的,几个熟人等她去看戏呢。

清闲下来后,我问卫东,你为什么总是丢三落四的,让你妈妈给你送东西?她的脚不方便,你就不心疼她吗?卫东很认真地看着我说:“我妈脚摔坏后,就变得很自卑,不敢出门,生怕别人看到后笑话她。于是她就一天到晚宅在屋里,谁劝也不出去。没办法,我才用这种方法让出门。现在好了,她已经恢复正常了。”这样说着,卫东笑了,很舒心的样子。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健忘

上一篇:小夜曲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