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rss返回首页

雍姐的幸福家事
2018-07-23 17:57:49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马文华   评论:0 点击:

 
 

年近60岁的雍淑香是沙湾县大泉乡杨家庄村的一位普通村民,中等个头,眉眼带笑。夏季,她常穿一件花色的短袖衫,黑色条纹束脚裤,戴一顶装饰花边的遮阳帽。

雍姐是个热心肠,看我们工作队队员工作辛苦,隔三差五为我们做午饭并兼管我们的小菜园。我们建了一个工作队之家的微信群,雍姐也在里面,想吃啥饭可以提前说,做好了饭也可以及时通知大家回来吃饭,雍姐操着甘肃口音在里面说得最多的留言就是“吃饭了,饭好了”。

有时候晚上下班路过她家门口,被她看到就会被“劫持”:“我熬了稀饭,来喝一碗,晚上不吃饭可不行,工作那么辛苦。”于是一碗甜津津的稀饭再加上两个香喷喷的油渣包子入肚,如此贴近“烟火”的抚慰瞬间暖透疲累的身心。

雍姐是甘肃人,说话干脆利索,浓重的家乡调带着黄土地人特有的爽朗。有时候说得快了我还听不懂。每次看到我们,雍姐都远远地站住,笑盈盈地等我们过来说话,家中琐事从她直爽的话语中轻轻流淌,言谈中满是抑不住的喜悦。

可儿可心:家有外孙初长成

雍姐的丈夫常年在乌鲁木齐市打工,因为大女儿在县城工作顾不上孩子,于是照顾孙女可儿上学和饮食起居成了雍姐的主要任务。

可儿今年5岁,在幼儿园上中班,扎个细细的小马尾,穿一身小花裙和一双银色的小凉鞋,乖巧听话,白净可爱。

有一天晚上,雍姐正准备到村委会找我们,出门正好碰见我,就叫住我说:“快帮我看看可儿的老师将作业发到哪儿了?”

原来现在学校布置的部分家庭作业,需要在手机上下载的某个学习软件后才能查看,可是雍姐不会用手机查看软件。我通过与老师的沟通,很快下载好了软件,点开了孩子要完成作业的页面让孩子学完。

雍姐每天早早地领着可儿在门口站着,她说等校车来接孩子上学。虽然还是幼儿园里的孩子,但可儿的学习一点也不含糊,我问她得了几朵小红花,可儿说:“可多了,数不过来。”我问可儿平时还帮奶奶干些啥?可儿奶声奶气地说:“扫地、擦桌子。”雍姐一听哈哈地笑着说,可儿拖着大扫把,将这边的垃圾拖到那边,再将那边的垃圾又拖到刚扫过的地方。从雍姐的眼神里,看不到一丝嫌弃,只有宠溺。我发现,只要是带孙子的老人,无论过去怎样叱咤风云,如今都会变成“孙子奴”。

儿女孝顺:宜将寸心报春晖

雍姐年轻的时候很能干,她说二十多年前在建筑工地上给工人做饭,她一个人做拉条子、蒸馍馍,可以供四五十人同时吃饭。现在虽然年龄大了,但做一二十人的饭也没有问题。

年轻时候的雍姐也吃了不少苦。当初和前夫性格不合离异后,带着三个孩子的苦也只有她自己承担。后来雍姐又嫁给了现在的丈夫老戴,日子才慢慢好起来。

雍姐说:“我们一家人都是搞餐饮的。老头子在乌鲁木齐市的一个酒店里配菜,二女儿在乌鲁木齐市的一家餐饮连锁店做管理工作,二女婿在乌鲁木齐市一个大酒店里做高管;大女儿在沙湾县城也搞餐饮管理,大女婿有一家发型屋,日子过得都不错;儿子也在沙湾县城的一个美食城里工作,每月工资四五千元。”

可儿的爸爸每天中午按时从县城开车到雍姐家里来吃饭。我说:“女婿这么愿意到你家里来吃饭,说明你们老两口人好、饭菜好啊!”

雍姐说:“邻居们也这么说,我对他们就像对自己的孩子,菜里的肉都挑给他们吃,都是让他们先吃饱。家里的肉、菜、面大部分都是女婿和儿子从城里带回来的。”

雍姐说:“本打算在县城里给儿子买楼房,但是儿子和他的女朋友一直不同意,非要我们在这里盖新房子。他说我们老两口住旧房子,他们咋能住新楼房里呢!再说杨家庄村的空气和环境都很好,又有儿女的支持,所以我才下决心盖房子,和儿子儿媳妇一起住,以后还要在这儿领孙子呢!”

我想,儿女的这份拳拳孝心也是当推土机推倒了居住了三十多年的冬暖夏凉的老房子时,因留恋不舍而流泪满面的雍姐最终下决心盖新房的原因之一吧!

安居新屋:风雨不动安如山

深春的某一天雍姐家里来了好多人,儿子和女朋友回来了,丈夫也回来了,原来雍姐家里的新房子要开工了。

雍姐说:“现在党的富民政策真好,种地不交税国家给补贴,看病不用愁农合有保障,村民建新房国家还给钱。据说今年抗震安居房政策补助是2.85万元,比去年的补贴高4000元呢。虽然今年的钢筋水泥砖块都比往年价格高,但我家盖房子的条件正好在今年都齐了,包工包料算下来15.6万元,加上装修估计要20多万元了。”

几经调整协商,雍姐与施工方签定了施工合同,房子开工了。

有一天,雍姐告诉我说:“我今天的心情好得很,因为盖房子的砖今天从乌苏市拉回来了,本地的砖有点贵,乌苏市的砖便宜些,拉到家门口才七毛五。”

建房子的过程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从拆旧房、平场地、开地槽、架钢筋、下基脚、砌墙体、浇顶板、抹泥灰等等,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环节都有抗震办工作人员认真地监督检查,程序井然,不可逾越。

从春天到现在,一车车的保温砖、钢筋、水泥、砂石料等不停地运往杨家庄村的5巷18号雍姐家里的院落和院落旁边的路上。随着工人不间断地施工,雍姐家的房子如同地里的庄稼一天比一天长得高。

直到有一天一辆长臂的混凝土搅拌车,停在雍姐家的新房顶上挥臂泼泥,砖红的墙壁上浇筑了平整的屋顶、屋檐,新房的雏形已赫然显现。

那天我走进去看主体完工的房子,雍姐热情地给我介绍说:“这个房子有120多平米,你看这是客厅,这边是大卧室,转过来这也是一间卧室,往里走这是卫生间,小书房给孩子住,写作业安静,这是储藏间、厨房,外面是餐厅……”

我说:“嚯,这个餐厅和厨房都够大的!”雍姐说:“我喜欢大餐厅,家里会做饭的人多,这样转得开。这放一张小床,这放个桌子,那边还可以放个茶几、两个小沙发看电视,来人也可以住,盖好了,你们也可以住这里了。”

这一刻,面对即将完工的新屋,雍姐真心幸福的喜悦不容有丝毫的置疑。

有人说幸福是家财万贯,有人说幸福是山珍海味。我问雍姐在她眼里幸福是什么?雍姐说:“大道理我说不出来,我觉得吧,幸福就是咱农民有那么多那么好的惠民政策可以享受,然后一家人勤奋努力,有说有笑,相亲相爱。”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家事

上一篇:健忘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