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新疆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塔城新闻网网络举报入口
返回首页

忆一次艰辛的旅程
2019-06-03 18:49:33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马小珺   评论:0 点击:

 
 

我的家乡新疆塔城市通火车啦,多少代塔城人共同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听到这个好消息,我第一个想法是,要带着妈妈去“打的”,买两张从家乡塔城市到乌鲁木齐往返的火车票,只为在火车上散步、上网、吃饭、聊天、睡觉,看绿洲、看沙漠、看戈壁、看小城、看窗外流淌的风景,并抚慰和治愈小时候一次艰难旅途在心里留下的伤痛。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个寒假,妈妈带着上初中的我和还未上学的弟弟回山东老家探望妈妈多年未见的父母。从乌鲁木齐回塔城市归途中的艰难经历,让成年后的我一直记忆忧新,挥之不去。

记得那时的路坑洼弯曲,漫长颠簸。从乌鲁木齐到塔城市六百多公里的路程竟要走两到三天。

那时的冬天真冷呀!冰天雪地、滴水成冰,长途汽车上的每个人都穿得像个大圆球,脑袋被帽子、围巾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挂着霜的眼睛。车的门窗“叮咣”作响,四处漏风,车座位后背直上直下,空间狭小,让久坐的人非常难受,随着“老爷车”一摇三晃的节奏,人们昏昏欲睡缩成一团。

天黑了,车到了一个被称作“五十五”的地方停下,我们要在这黑黢黢、脏乎乎,一点热呼气,甚至一口热水都没有的小旅馆里住一夜,更别说洗脸洗脚了。

终于熬过了寒冷的一夜,第二天又启程上路,并且要经过“老风 口”后才能安全到家。

“老风口”这个地方每年十级以上的风要刮二百多天。如果运气好的话从乌鲁木齐回塔城市两天可以到达。但是那天,“风魔”呼啸而来,令人“闻风丧胆”。好在妈妈口袋里还有几块钱,我们被迫在铁厂沟又度过了一个瑟瑟发抖的寒夜。

这一路上我们吃不好,住不好,我和弟弟的手脚也被冻坏了。从那以后的每年冬天,被冻坏的地方会再生冻疮。终于在第三天的寒风中回到家中时,我们仨大病了一场。因为那次艰难曲折的远行经历,让长大后的我一直都惧怕出行。

如今,我的家乡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早已经过上了现代化的生活,道路变宽阔了,高速路修到了家门口,“老风口”也身披绿衣。从塔城市到乌鲁木齐和其它县城的长途汽车、小车随时都有。去乌鲁木齐的时间也缩短了很多,坐车七至八小时就可以到达。大车小车都有空调,车内宽敞舒适,冬暖夏凉。也新改建了机场,坐飞机到乌鲁木齐只需五十分钟左右,但是老百姓还是有一个火车情结和憧憬,因为坐火车旅行比其它的交通工具更实惠、安全、舒适。

当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远在外地求学的女儿时,她高兴地说:“真的吗?以后我放假回家,可以坐上火车回家啦。等我毕业工作了,我要带着您和姥姥坐火车去北京、去拉萨,去很多没有去过的地方。”电话那头的小姑娘情不自禁地唱起来:“坐上火车回家乡啊,弹起我最美的‘冬不拉’,载着梦想和吉祥,幸福的歌啊一路唱……”

夏渐浓,花正艳。五月,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坐上火车,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石花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