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新疆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塔城新闻网网络举报入口
返回首页

夏之葳蕤
2019-08-05 20:03:01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   评论:0 点击:

 

夏至前两天,段如同江南梅雨季节的阴雨过后,塔城蓝天重绽、白云悠悠,天地似乎一下开朗起来。

清晨是被鸟儿的协奏曲叫醒的,隔着窗户,听见乌鸫悦耳的叫声,别看这家伙黑不溜秋、其貌不扬,它可是学舌的高手,在窗外或婉转低回,或高亢嘹亮,会让人以为是鸟儿的大联唱,实际上就是乌鸫一只鸟的独唱。

有时醒得早,会听见新疆歌鸲的叫声,它的声音短促但富有变化,通常是对唱,一个低声细语一个引吭高歌,听着听着,让人禁不住起身打开窗户寻找鸟的踪迹,可是映入眼帘的是一丛丛的榆叶梅和一棵棵山楂树,叫声在更远处,我猜是在小区高大的垂柳枝头。

上班的路上,白丁香花浓郁的香气让人敞开憋了一晚上的心肺,大口大口地吸进这醉人的花香,连开车的人都忍不住放下车窗,使劲地嗅着,生怕香味被风吹走,这要比车里所谓的汽车香水好闻多了。

白丁香花很低调,从不抢绿叶的风头,一簇簇微黄的花团隐藏在绿荫丛中,一条街都是盛开的白丁香,却极少见到它的身影。高大的夏橡提琴般的叶子从嫩黄变得深绿,被几场雨冲洗得油光发亮,如同结实的小伙子志满得意地立在街道两旁,白桦则秀气了很多,嫩白的树身像少女般挺立,一双双

“大眼睛”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清晨这般美好,要不是担心迟到,真想放慢脚步享受丁香的味道和初晨的阳光。悠闲的要数不上班的老人了,或提着牛奶和油条回家,或背着手慢悠悠散步,偶尔会有一个穿着运动背心短裤的年轻人,戴着耳机从身边跑过,带着一身的青春气息,让人羡慕不止。

夏日的午后是慵懒的,炎炎烈日下,仿佛只有一场午睡才能带走疲倦。睡过之后,阳光还是炙热,大地一片混沌。

最近单位换了新地址,办公室从二楼换到五楼,临高望远,坐在电脑桌前,视野开阔,隔着窗户可以看到远处的蓝天,遗憾的是前方的住宅楼挡住了远处塔尔巴哈台山的身姿,要不然,天际线在黛色山峰处,该是多惬意的事。

想起多年前刚到单位的午后,那时是单身汉,住在一排平房宿舍里,有时午睡睡过了,手捧着凉水洗把脸,顺便把头发打湿,悄悄推开门伸头向外张望,如果没有人的话,带着一头的水汽精神抖擞地出了门。

当时单位还在红楼办公,单位院子里有一个花池,里面月季花开得正艳,红的粉的一大片,像新婚时用的大花缎面,年轻的我哪儿顾得上欣赏花,借着外出采访,躲进附近的冰激凌店里,一杯玛洛什把暑热消得一干二净。

如今人到中年,讲的是养生,水杯里虽然没有泡枸杞,一壶普洱煮上,在氤氲的茶汽里,键盘上打着字,累了看一看窗外。有两只“鸽鹞子”天天在办公室外盘旋,“鸽鹞子”学名叫雀鹰,属小型猛禽,别看个头比鸽子大不了多少,可是下手狠辣。

每天下午都会看到雀鹰捕食,半空中急飞直下,把几只小鸟追得晕头转向,总有迷糊的小鸟成为猎物,这时它会抓着小鸟来到我窗户上方的楼角当临时餐桌,把小鸟用尖喙撕裂吞食。

我猜想,在办公楼顶的某处一定有一个雀鹰的巢,巢里有嗷嗷待哺的幼鹰。看着空中乱飞的羽毛,想着雏鹰有了美餐,可是被捕食的鸟儿在树林某处也有一个家,那巢中盼归的雏鸟会怎样。虽然知道弱肉强食是自然的法则,但到了中年就会变得恋家了,有时看着央视的《等着我》栏目潸然泪下,还担心家人看到,装作迷了眼,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

塔城的夏日,尤其是雨过天晴的傍晚,天空豁然开朗,乌云急走,阳光铆足了劲散发着热量,好像要弥补前面阴雨的歉疚。

开车行驶在一段老街,两边的白蜡树高大浓密,在街道上方几乎连了起来,形成了绿色的长廊,阳光透过树荫照了下来,在路面形成了星星点点的光斑。

迎光而行,空气仿佛被阳光烘热了,弥漫着夏日才会有的躁动,握着方向盘,看着逆光中飞舞的虫影和跳动的光斑,心里莫名的悸动,放慢车速享受着夏日的葳蕤。

最爱是夏季的傍晚,阳光正好,独自在郊外水塘垂钓,水清鱼可数,塘内蛙声初响,闹中取静,仿佛可以感受到周围生命喷薄生长的声音,白杨树根抽取水分的“滋滋”声,玉米拔节的“啪啪”声。此时,任何抑郁的心理在此刻都会变得开朗,以生命的名义,不要拒绝。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塔城,爱向远方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