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新疆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塔城日报网举报电话:0901-6229983
返回首页

情牵萨孜村
2019-02-25 18:48:53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陈文   评论:0 点击:

 
 

去年开始,经常去单位所在的“访惠聚”驻村点塔城市二工镇萨孜村,下村入户,又把我拉回到了儿时熟悉的乡间生活。

萨孜是哈萨克语湿地的意思,条小河从村里自西向东穿过,河水是泉水汇聚而成,两边树林杂陈,居民邻河而居。

河水源头是片湿地,这两年退地减水后,到了春天,以前干涸的湿地地下水又涌了上来,草地绿油油的,不时有鸥鸟翩跹觅食,偶尔有一两只环颈雉从这片树林飞到那片树林,给静寂的树林带来不少生机。

冬天河水也不上冻,天冷的早上,还冒着热气。家养的白鸭和花鸭一群一群在河里游弋。不远处,几只野生的绿头鸭歪着头梳理羽毛……站在桥头,看着白雪映衬下的村庄小河树林,加上鸭子的点缀,五色泼墨,铁线勾画,如水墨画一般。

在平房,进进出出,对刮风下雪颇敏感。村里的雪别有风趣,快下雪时,天阴沉沉的,雪花急急忙忙赶着趟从天空落下来。向天空望去,灰色背景下,雪花漱漱落下,不一会儿,地上屋顶就落下了一层。

放晴后,天空湛蓝,白云如棉花团,不时有晶莹剔透的雪花,如碎玉般从天空飘下来,在阳光照射下,分外好看。

中午到村民家走访,路上少有行人和车辆,路旁的树林,喜鹊叫喳喳,寻着声音去找却很难找到,乌鸦不请自来,边飞边“哇哇”地嚷着,麻雀更喜欢热闹,扑腾腾地飞到这又飞到那,还是雀鹞子安静,选一棵最高的树梢定在树尖,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

回到宿舍,看到炉火,忍不住拿起火钩勾起炉圈看看需不需要添煤。风在烟囱里抽得火“呼呼”地响,煤在拼命地燃烧,变得红通通的。即便只剩下一小块炭火,只要把炉膛捅干净,四周堆上小煤块,留出空隙,不一会儿,青烟冒出,炉火还会旺起来,好像煤火有了生命,在奔跑在呼吸。

深夜,没有月亮的夜晚,你会发现,黑漆漆的天上点缀着钻石般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到了凌晨四五点时,星星仿佛赶集似的,越来越多,银河欲发清晰,各种星座更为真切,天与地的距离似近似远,说近触手可及,说远无边无际。除了视觉,此起彼伏的犬吠也给黑夜添了几分趣味,一只狗叫了,一群狗响应,像大合唱和声一般。

其实村子离我居住的市区不过三四公里,黑夜把它们分成了两个世界,居住在市区,半夜醒来,被钢筋水泥楼层压抑,少有人去仰望星空。在村里,抬头便是天际线,星空就在眼前。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和父老乡亲一起同吃同住后,渐渐感受到他们生活中的喜怒哀乐。

住到72岁的张大爷家才知道,从初夏到深秋,他的早上是从凌晨三四点开始的。

张大爷的房前有两亩菜地,春天开始,张大爷和大妈就忙起来,菠菜、油麦菜、蒜薹、水萝卜、卷心菜、大白菜,一茬接一茬,几乎每天在前一天傍晚把菜摘好,在自流井前洗净,用湿布蒙好,放在三轮车上。

第二天凌晨三四点,赶到四五公里外的华宝农贸市场批发。早上八点多,大多数人才从睡梦中醒来,张大爷已经忙完回家。

张大爷是个勤快人,靠着勤俭持家换来殷实的生活。仅他家大门外停着的那辆联合收割机就值100多万元。按理说,老两口该休息享福了,儿女也劝他们不要再种菜了。可张大爷却说:“儿女也有儿女的难处,花自己挣的钱心里舒坦。”

去年冬天,许是夏天操劳太多,老人坐骨神经疼得受不了,到医院住了半个月院,刚出院没两天,得了急性阑尾炎,又住院动了手术。

因为有新农合报销,两次手术下来,老人没花多少钱。他感叹现在医疗条件好,国家医保政策好。

李哥在村子落户晚,没分到责任田,一家人生活全靠他骑三轮车拉活。按大嫂的话说,没技术,只能靠力气吃饭。

第一次入户去李大哥家,得知李大哥两口子刚从河南来塔城时,打过土块,干过小工,后来买了辆三轮车,一干就是十几年。今年生意不好做,即使没生意,李大哥也要等到很晚,希望拉个活。

离开中原这么多年,李大哥还是乡音难改,有着中原人吃苦耐劳的特性,最令他欣慰的是如今一儿一女已成家立业,小儿子也找好了对象。有儿有女,无病无灾,这是老百姓一辈子的念想,就图个家庭和睦、平平安安。

我的结对亲戚马叔在小河的源头附近居住。65岁的马叔是东乡族,年轻时当铁道兵受过伤,干不了重活,有一对争气的双胞胎女儿,前年同时考上了大学,有一个儿子在上初中,家里开销大,生活不宽裕。

双胞胎女儿考上大学那一年,驻村工作队为马叔家解决了一部分学费。去年秋天,工作队又发动我们单位职工和村民捐款,找有爱心的企业捐助,帮忙凑齐了学费和一部分生活费。

马叔家厨房的房梁上有一个燕子窝,每年燕子都会飞回来。到了初夏,每天早上,东边刚泛鱼肚白,伴着燕子叽叽喳喳的叫声,一缕炊烟升起,马婶匆匆做完早饭,接她干活的车子在外响起了喇叭,马婶便提上一壶水匆匆出门……这时,燕子衔着虫子飞回来,房梁上黄嘴的雏燕急着张大了嘴。

走在村里,不管是哪个季节,到了傍晚,能感受到真实的人间烟火。

夏天天黑得晚,家家户户都敞着窗户,飘出煎炒烹炸后的香味和大声的说话声,这边飘过来白菜粉条肉的香味,那边土豆片和肉经过炖煮的味道也刺激着你的味蕾。

冬天天黑得早,每家都会有两个亮着的窗户,隔着玻璃影影绰绰,看不真切,一家一户的炊烟袅袅升起。

走在路上,脑子想着今天晚饭是什么呢,口水不由自主涌上来,这时,我的脚步加快了,依稀记得,上小学上中学时,这个时间,回家的脚步也是如此匆忙。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午后寄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