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新疆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塔城日报网举报电话:0901-6229983
返回首页

吾斯满的汉族母亲
2019-03-28 17:48:18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马文华   评论:0 点击:

 

每年大年初一,吾斯满·巴吐尔都会带着家人到沙湾县大泉乡杨家庄村汉族村民贾桂兰家里拜年。

今年也不例外,吾斯满带着妻子、姐姐和儿子进了家门,就搂住贾桂兰亲热地说:“妈妈,过年好!给您拜年了!”贾桂兰的儿女们知道吾斯满要来,早早准备了丰盛的午饭,和吾斯满一家围坐一起,歌声笑声祝福声,传递着快乐幸福。

82岁的贾桂兰育有五个儿女,目前居住在杨家庄村。说起吾斯满,贾桂兰久远的记忆随着打开的话匣子缓慢而平静地流淌。

上世纪60年代初,贾桂兰和吾斯满的父母在村里是邻居,都在低矮的地窝子里过着贫穷的日子。吾斯满的母亲患心脏病、哮喘病常年吃药,家中一贫如洗。1966年冬天的一个下午,38岁的母亲在吾斯满出生仅两个月后便溘然长逝。在亲友的帮助下,吾斯满的父亲巴吐尔葬埋了妻子。家里没有任何可以喂养婴儿的食品,抱着因饥饿而大哭不止的婴儿,巴吐尔急得团团转。

当时,贾桂兰家里五个月大的儿子正在吃奶。听到吾斯满撕心裂肺的哭闹声,贾桂兰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她和丈夫商量把吾斯满抱来,两个孩子一起养。就这样,她把这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带回了家。当婴儿粉嫩的小嘴咂巴着吮吸着她的乳汁的时候,当原本面黄肌瘦的小身子因为果腹而蠕动的时候,这个家中同样捉襟见肘的母亲对这个初来乍到的婴儿没有偏见嫌弃,只有与生俱来的母爱,和甘甜的乳汁一样,绵绵如泉。

等到贾桂兰的儿子八九个月,她就给儿子断了奶,吃玉米糊、窝窝头,而把乳汁留给吾斯满。

吾斯满在贾桂兰的喂养下渐渐长大。五岁之前,吾斯满一直在贾桂兰家里进进出出,每天和哥哥姐姐们一起吃住玩。在这个温暖善良的汉族大家庭里度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

贾桂兰的女儿沈国秀告诉我,当时家里有一个大土炕,大炕上常睡着老少七八个人。每晚睡觉前,孩子们都会嬉戏打闹,吾斯满的拿手好戏就是跳维吾尔族舞蹈,那跳动的眉眼、灵活的臂腕、耸动的肩颈无不透着天生的舞蹈基因和独有韵味。那一刻的吾斯满俨然是大家眼里的活宝,淳朴的笑容和欢快的舞蹈深深烙刻在沈国秀的脑海里。

贾桂兰说,吾斯满五岁的时候,巴吐尔一家搬到了大泉八队。但巴吐尔时常会带上吾斯满来家里吃顿饭、聊聊天。走的时候,贾桂兰不忘给他们带上满满一兜从院子里摘的各种青菜。

吾斯满九岁的时候,不幸再次降临,父亲巴吐尔忽然离世。失去父母的吾斯满对贾桂兰一家更加依恋。那依恋时常漫过他的心绪,牵着他的脚步隔三差五来贾桂兰家里小住几天。懂事的吾斯满常和沈哥哥一起割草放羊。贾桂兰继续在幽暗的豆油灯下,一针一线地给吾斯满缝洗衣服、纳鞋底。孩子们围在贾桂兰的周围听她讲故事。吾斯满做铁匠的哥哥们也总是惦记着贾桂兰,给贾桂兰送来他们精心打制的铁铲、镰刀、锄头等农具。

后来吾斯满又投奔到在呼图壁生活的大姐家里。他放过羊、当过建筑工人、打过馕,直到2000年吾斯满又重新回到了沙湾县,因为这里有给予他第二次生命的亲人贾桂兰。

每次来贾桂兰家,贾桂兰都教育吾斯满要珍惜现在的好政策,要靠勤奋努力过好自己的日子。

2011年秋天,吾斯满要结婚了,贾桂兰和儿媳妇罗霞作为家长和亲人如约参加了婚礼,吾斯满激动地拉着贾桂兰的手直抹眼泪:“妈妈,要是没有您当年喂养我,我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您是我永远的妈妈!”

如今,吾斯满居住在一套公租房内,自己建的漂亮大房子今年夏天就要完工了。吾斯满跑出租车,妻子做糕点,五岁多的儿子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家伙,苦尽甘来的他说:“现在党的政策太好了,只要努力就会过上好日子!”

贾桂兰说:“每次拉上到大泉乡方向的客人,吾斯满都要顺道来家里看我。逢年过节还带着家人,带着月饼、点心、牛奶、鸡蛋,还有自家做的馓子、油果子、馕来看我,光棉衣就给我买了好几件呢!”

吾斯满常常邀请贾桂兰来自己家里,他说:“我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好了,我要孝敬您老人家,您啥时候有空来我家住几天啊?”而贾桂兰害怕给吾斯满夫妇添麻烦,总是以腿脚不便为由一推再推。

贾桂兰心疼吾斯满:“以后不要乱花钱了,你们都不容易,靠自己的努力把日子过好了,就算孝敬我了!”

听了贾桂兰与吾斯满两家人之间温情的故事,我的眼前闪现出这样两幅温暖的画面:小时候的吾斯满在贾桂兰无私的爱的包裹下抵御人间寒凉;多年后的今天,他们在幸福路上仍然敞开心扉,相守相携,彼此牵挂和温暖。

那天,我给吾斯满打电话:“我抽空陪贾阿姨一起去你家里看看,我也要去感受和见证你们一家人和谐生活画卷里的快乐和幸福!”电话那头的吾斯满高兴地连连说好,随之传来爽朗的笑声感染着我,似乎连周围的空气也充溢着幸福与喜悦。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情牵萨孜村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