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新疆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塔城新闻网网络举报入口
返回首页

春到萨孜
2019-04-18 17:52:29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王宏   评论:0 点击:

 
 

和煦的阳光、复苏的小草、冒出的新芽、流淌的泉眼……春日的萨孜,风光虽不那么旖旎,但也透着高贵清冷寂寥之美。

——题记

(一)

开春时节,随着气温不断回升,极易发生融雪型洪水。积攒了一个冬季的冰雪,消融后纷纷涌进大地、河流。

密切监控河道,防止发生融雪型洪水,便成为村“两委”、工作队的重要工作。我们实地考察了萨孜河、乌拉斯台河支流,这两条河环绕村庄流过。

前些年,有着两条河流、一处湿地的萨孜村,因常年无规划、无保护,四处饲养牲畜、任意侵占河道,环绕湿地违法建筑等原因,河水不再清澈,河道越来越窄,湿地日益减少,鸟类也日渐稀少。

随着近几年国家保护生态环境的改革的落实和推进,大批牲畜被迁移,拆除违建……河流、湿地得到改善,白鹭、啄木鸟、绿头鸭……随处可见,还能听见清脆悦耳的鸟鸣,生态逐渐恢复。

一路走来,萨孜湿地覆盖着厚厚的积雪,枯黄的芦苇矗立湿地中心,与蓝天、白雪,身后的伟人山幻化成一幅山水画。

可惜的是,我沉醉于美景中,竟忘记拍下湿地的风景照片,有机会一定补拍回来。

(二)

燕子来时,陌上花开。

3月21日,为春分节气。从惊蛰的“桃华,仓庚鸣”,到春分的“一候玄鸟至,二候雷乃发声,三候始电”,大自然逐渐结束“默片”时代,变得更加有声有色。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春风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剪刀,但更多的是“吹面不寒”风。

随着气温不断攀升,不知不觉,菜地里的蒜苗已拔尖十几厘米,绿得逼人眼睛;云端飘飘摇摇的风筝,引得娃娃翘首相看;丁香枝上萌出淡绿的嫩芽,直至盛开的丁香花,这便是春天的历程。

走走看看,总有一个时刻,你与春天撞个满怀。

最是一年春好处!

每每游走于乡村小道,四处都是春的气息:早有勤快的农户提前修整好了耕地,埂田分明,绿油油的蒜苗像在列队相迎;“春江水暖鸭先知”,河水温度还未升起,水流已变得湍急起来,水面聚集了许多“访客”——蓑羽鹤、绿头鸭,此刻,平静的河面瞬间变得灵动起来;那些生长在田埂边、坡地间、树丛下各种各样的野菜,更是春天的批量馈赠。此时的村民纷纷来到户外,准确辨识、娴熟采撷,将其收归厨房,或清炒或水焯或拌馅。

有位村干部向我讲述了自己雨后采摘蘑菇的乐趣:每每一场绵绵春雨后,他便徒步来到野外。树根下,遍布各种形状的蘑菇,大的小的,白的黑的,圆球形、扁平形,半天功夫,便能捡拾许多。回家洗净、炒熟,口中溢满浓浓的野味儿,让人回味悠长。可见,从舌尖上我们都能感受到气候变化。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春分时节,放风筝是很古老的娱乐活动。闷了一个冬天的孩童,每逢春分时节便走出家门,沐浴着春光,奔跑着放飞风筝,与生机勃勃的早春时节相映成趣。

春分时节,莫负春光!

(三)

初春的晴好天气,为萨孜村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供了绝佳的时机。

“让良好生态成为乡村振兴支撑点,以绿色发展引领乡村振兴,构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乡村发展新格局。”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说。

早在2003年,浙江启动“千村示范、万村整治”行动,拉开了农村人居环境建设的序幕。15年间,“千万工程”造就万千美丽乡村。2018年9月,浙江“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获得联合国“地球卫士奖”。中央农办号召各地深入学习浙江经验,全面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

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第一仗。

为让农民生活方式绿起来、农村生态环境美起来,3月20日,萨孜村启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行动,积极推进农村垃圾治理、污水处理、“厕所革命”、村庄清洁行动等。全村分为四个片区,每片区4人,入户进行宣传。

我和村民穿行于村庄巷道,或耙堆落叶杂草,或拉运垃圾,或平整巷道,或摆放树枝……将横七竖八地倒卧于地面、水里的树枝,肆意摆放的杂物,遍布树林的垃圾,清理干净。

几天功夫,在村干部、驻村工作队队员的努力下,萨孜村人居环境有了很大提升,村庄巷道也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觉。

走在干净、整洁的村子,幸福感、成就感满满涌上心头。

(四)

春日的萨孜,风光虽不那么旖旎,但也透着高贵清冷寂寥之美。

闲暇时光,踏着厚重倒伏的枯草,我游走于塔城五弦河国家湿地公园界碑一带。深一脚浅一脚行走其中,落脚、抬脚之间满是扬起的灰尘。掀开枯萎的草甸子,刚刚露头的青草奋力拥挤着,窥探四周;迈步前行,脚下便烙下了两只深陷水草的大脚印——丰富的水资源渗出地表,与你亲密接触,萨孜湿地的由来应该源于此吧!

听同行的村干部说,萨孜村村民就生活在这片湿地上。由于不同季节,湿地水位或上涨或下降,村民的院墙、地基都会有所沉浮,这就是我看到的:有的农家为什么不垒院墙,因为墙体根本站不住脚,空留大门、门墩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有一户农家竟然以粗壮的木头支撑着院墙,倾斜度达60度,据说到了夏季,院墙随着水位的变化慢慢会自己修正……

站在湿地边缘,远望天际翱翔的鹰、野鸭,狭长的乌拉斯台河水静静流向远方,水草、柳树、榆树点缀其间,给枯寂的湿地公园增添了许多新鲜色彩,湿地公园悄然生动活泼起来;行走间,在村干部的指引下,发现枯草覆盖的地下,涌现多处小泉眼,像小鱼似的吐出一连串泡泡,形成小股清泉,汇入乌拉斯台河……

春日的萨孜村,从冰雪中走来,带着懵懂,像刚刚苏醒的孩童,跌跌绊绊缓缓而来。小草返青,柳树、榆树枝吐出新芽,不知名的水草簇拥一起浮于河面,绿油油的色彩,一下吸引住了我的目光;无数个泉眼冲出泥土的束缚,相拥、欢笑,汩汩冲向远方……

我尽情享受着春的气息:和煦的阳光、复苏的小草、冒出的新芽、流淌的泉眼……携着春天的馈赠——浮尘、草鳖子,一路向东。

心灵的愉悦,来自精神的富有;简单的快乐,来自心态的知足。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老宅情怀
下一篇: 卡浪古尔村的“眼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