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新疆互联网举报中心塔城新闻网举报入口求助辟谣
返回首页

智障孤女布帕塔的三个家
2020-07-17 20:06:41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王智冰 柳鹏 王小立    评论:0 点击:

  

依热孜瓦·拉提甫和布帕塔·马木提的交流方式很特别。

依热孜瓦平时说话轻声细语,但和布帕塔在一起像变了个人,手势、眼神、表情并用,外人看到她们,惊奇地以为她们在演“哑剧”。

这是她俩特有的“语言”体系。

7月8日,记者见到她们时,依热孜瓦用手对着身穿碎花裙的布帕塔做了一个“C”形,布帕塔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摸摸眉毛,又拍拍下巴,“咯咯”地笑起来。

我们一行人面面相觑,依热孜瓦“翻译”道:“我对她说,来客人了!她很高兴就竖起大拇指,摸眉毛是指女人,女人画眉毛好看,拍下巴是指男人,男人会长胡子。”这有趣的解释,让我们了解布帕塔的愿望愈发强烈。

布帕塔家住额敏县也木勒牧场托布塔勒村,今年51岁,是智障人。

依热孜瓦与布帕塔同岁,是她的第三个“妈妈”。之前,布帕塔还有巴哈尔·玉山阿洪“妈妈”、阿尔达合·奴尔哈孜“妈妈”,三位“妈妈”接力照顾她20年。

如今,布帕塔与依热孜瓦生活了近12年,说起布帕塔,依热孜瓦很欣慰,她就是一个——

 

懂事的“乖乖女”

 

一进依热孜瓦家,布帕塔不停地让我们上炕。大家坐好后,她才挨着依热孜瓦坐下。

听说布帕塔爱吃葡萄,记者递给她一串,布帕塔却看向依热孜瓦,见“妈妈”点头了,她笑着接过来。一旁的场党委委员巴亚尼·热马占说,布帕塔从不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布帕塔擦了擦嘴角的葡萄汁,接着给“妈妈”比划着,两人互挤了下眼睛,会心一笑。依热孜瓦说,挤眼睛是指秘密,布帕塔“说”刚剪了头发不漂亮,等长长了,要照张相,挂到墙上。大家的目光投向布帕塔,她羞涩地低下头,局促地握住了“妈妈”的手。

巴亚尼感叹道,她俩既是“母女”又像朋友。

巴亚尼说,布帕塔是不幸的,但也是幸运的。

不幸的是刚出生就被亲生父母遗弃,1998年养父去世,两年后,养母也撒手人寰。

幸运的是村里的三位“妈妈”像对自己孩子一样接力照顾她。布帕塔5岁时,医生诊断她一生只有3岁孩子智力,现在远远超过了,这是个奇迹。

2009年9月,40岁的布帕塔来到依热孜瓦家,那时,她时常尿裤子,依热孜瓦就跟着她,随时提醒。时间久了,她养成了习惯,大小便基本能自理。

布帕塔喜欢热闹,经常在村里转,依热孜瓦告诉她,陌生人的东西不能要,不要随意跟别人走。布帕塔是个“乖乖女”,每次出门,就在家附近。有时她会帮依热孜瓦到邻居家把牛奶买回家。

去年10月5日是布帕塔50岁生日,依热孜瓦到县城买了个大蛋糕,叫来村里9位姐妹为她庆生。那天,布帕塔吃着香甜的蛋糕,别提多开心了。

“懂事的布帕塔也有干‘坏事’的时候。”村妇联主席热依汉·玉山阿洪说。去年11月17日,依热孜瓦和村里的5位好姐妹带布帕塔到县城吃火锅,她边吃边竖大拇指。忽然,一阵异味飘来,坏了,布帕塔把大便拉到裤子上了。此时的她耷拉着脑袋,不敢看依热孜瓦。“她也知道自己错了。”依热孜瓦说。

依热孜瓦的弟弟马合木提江·拉提甫说:“姐姐照顾布帕塔比照顾儿子还细心。”2018年,依热孜瓦为布帕塔申请了45平方米的扶贫房,把房子装修一新,今年,打算装上锅炉……听了弟弟的话,依热孜瓦慈爱地看着布帕塔,思绪拉回到2000年,布帕塔养母去世,她成了孤儿,依热孜瓦的好姐妹巴哈尔把她领回了家。可那时的她就如——

襁褓中的小捣蛋

“咱们挤点,腾出一间屋子让布帕塔住,就能给她一个家。”得知布帕塔没人照顾时,巴哈尔对家人说。

当时巴哈尔两个儿子上学,婆婆多病,一家人挤在40多平方米的屋子里。

那年布帕塔31岁,但智力却如襁褓中婴儿,吃饭不知饥饱,给多少吃多少,巴哈尔要控制好她的饭量;夜里老是尿床,巴哈尔只能尿湿左边换右边、尿湿右边换左边……

一次,巴哈尔一进屋就闻到刺鼻的臭味,只见炕上、布帕塔身上一片狼藉,她竟拿大便当泥玩。当时,巴哈尔的火直往上冒,但目光触及到布帕塔无知的眼神时,心瞬间软了下来,赶紧给她清洗,“没办法,她只是个‘孩子’,只能疼着。”

“那时,每天一起床就晒被子,晴天还好,若遇上下雨天,只好用火烘干。”巴哈尔搓着因风湿变得粗大的手指说,“没有洗衣机,给她洗洗换换,手患了风湿,到现在一碰凉水手就疼。”

在巴哈尔眼里,虽然布帕塔和自己是同龄人,但要让她快乐生活,就得和自己“丫头”一样照顾。

2001年,巴哈尔第一次给布帕塔过生日,家里没肉,就让丈夫到县城肉店赊了牛肉,做了盘抓饭。布帕塔看见水果就笑,巴哈尔常会买些回来……

如今的布帕塔健康快乐,这让巴哈尔很宽慰。14年前的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婆婆突然瘫痪在床,婆婆、布帕塔都要照顾,巴哈尔心力交瘁。她的好姐妹阿尔达合看在眼里,“我来照顾布帕塔吧!”可那时的布帕塔闹心得很,就像——

叛逆的“坏”丫头

2006年8月,阿尔达合将布帕塔接到家。

初到阿尔达合家,布帕塔情绪波动很大,如叛逆期的孩子,动不动就闹脾气,不爱洗澡,不好好吃饭……

阿尔达合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洗澡,布帕塔如愤怒的小狮子,用拳头砸碎了洗澡的塑料盆。而身材高大的阿尔达合,只能站在娇小的布帕塔面前干瞪眼。

布帕塔喜欢睡懒觉,阿尔达合就由着她,等她起来给她热饭。可一连几天,布帕塔不是扭头不吃,就是把饭扔了。

看着任性的布帕塔,阿尔达合也吃不下饭了。仔细观察了几天,阿尔达合发现布帕塔虽然智障,但很敏感。她觉得阿尔达合每次都让她一个人吃饭,肯定是剩饭。

找到症结,阿尔达合就“对症下药”。每天让布帕塔早起,改掉睡懒觉的习惯,和大家一起吃饭。遇到特殊情况,阿尔达合就等着她。

布帕塔吃饭正常了,阿尔达合舒了口气。之后,一件小事,让阿尔达合有了意外收获。一次,阿尔达合做了一条裙子,布帕塔抢过裙子不停地在身上比划,原来,她也想穿漂亮衣服。

这是爱美的表现,或许能让布帕塔洗澡!想到这儿,阿尔达合拿着裙子做着洗澡的动作。布帕塔愣了一会儿,最后艰难地点了点头,只是她错过了“妈妈”胖胖脸上一闪而过的“狡黠”,那是“计谋”成功后的得意。

那时的布帕塔,随地大小便,让阿尔达合很闹心。布帕塔喜欢热闹,家里来客人她最开心,何不从此入手?阿尔达合拉着她,捂着鼻子指着她随地大小便的地方,比划着客人都会吓跑的。

这一招果然奏效。不得不说,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阿尔达合教育“孩子”颇有智慧。

通过一年的磨合,“母女”关系越来越融洽,布帕塔的性子慢慢安静下来。然而,上天给她俩开了个玩笑,2009年9月,阿尔达合被确诊为乳腺癌,无法照顾布帕塔。

但布帕塔是幸运的,依热孜瓦接过了照顾她的接力棒,也就有了文章开头温馨的那一幕。

出生在托布塔勒村的场宣传干事谢振华坦言,布帕塔养母身体一直不好,那时的她身上异味很重,脾气古怪。布帕塔的变化得益于三位“妈妈”的照顾。

三位“妈妈”,20年接力,只为给布帕塔一个家。说起此事,她们认为是件平常事,虽然当时生活并不富裕,但大家都是邻居理应互帮互助。

她们说,从场党委、管委到村“两委”,一直都很关心布帕塔,给她补助。2007年为她申请低保;2016年,享受残疾补贴。村里每年安排她到县城体检,她的身体棒棒的。

托布塔勒村是多民族聚居村,哈萨克族占80%,村里汉族、哈萨克族、维吾尔族、回族等6个民族亲如一家。用三位“妈妈”的话说,布帕塔一直生活在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中。

额敏县文化体育广播电视和旅游局驻村工作队队长孙建雄驻村后也被三位“妈妈”的爱心接力所打动,更让他感动的是村里的19名各族妇女自发成立“爱心妈妈”组织,做好接力照顾布帕塔的准备。

 

(编辑:李春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贫困户当“村管”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