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风景原来是人

2021-09-09 18:02:06

□吴东胜
 

天山山脉的沟壑山林曾经是最吸引我这个户外爱好者的旅行地。    

不是苦行僧似的行者,也不是自虐为快的驴友,我是在大自然中追寻美景、享受舒适惬意的那一类。

有一年国庆节,和朋友相约户外,行前做足了功课,三季帐篷、羽绒睡袋、冲锋衣、高帮户外鞋、水壶。户外项目是驾车穿越某林场露宿一晚,约80公里的山路行程,带了24小时的给养,满怀憧憬地出发了。    

十月的天气秋高气爽。    

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了90公里,大约一小时后驶离公路,行驶在宽阔的草原牧道上,透过车窗不时看到草丛里雨后新生的蘑菇,顺路捡满了口袋,甚是惬意,不时向转场的牧人问路。

俗话说得好,不怕慢就怕站。我们不像穿越的倒像是春游的。一看表下午3点多了,抓紧时间赶路。说快也快,不久进入林场,树木葱茏,茅草都有人高,可见封山育林的好处。

养眼的美景扑面而来,停车拍照、溪里寻鱼、林中听鸟、欣赏花草,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

突然乌云压顶、大雨倾盆,半小时后山洪奔腾而下,树倒路断,进退不得。

依照经验断定是阵雨,我们淡定地在车里候着。闲着也是闲着,在等待的时候,把带来的食物悉数解决了。

傍晚7点雨还在下着,不能再等了,同行的人下车清障。

搬走倒伏的树木,锹挖人推艰难地走着,不觉得天就黑了。  

一棵大树横在路上,既无车载绞盘,又忘带拖车绳,四个人竭尽全力想挪开,结果纹丝未动。

情况不容乐观,已是晚上10点,还有30多公里就出山了,断水断粮,就连塑料袋里的馕渣也没了。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说话,静得都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我们艰难地做出了决定——就地等天亮再说。

漫漫长夜很是难熬。难眠的长夜在晨曦出现后过去了,大家相互招呼:“快起来想办法!”     

两人看车,我和另一位朋友顺着路向东寻找。  在不远处的金色晨光和袅袅炊烟里,看到一位六旬左右的哈萨克族大哥,我们激动得难以言表,只觉得嗓子发干、眼睛发潮。   

“你们是林场干部?”

“多会来的?”   

“什么情况?”

我们一句话没说他连问了三句。

我高兴地对同伴说:“他会说国家通用语言哎!”        

我们一五一十说着情况时,哈萨克族大嫂的奶茶端上来了。    

喝茶时,仔细打量:哈萨克族大哥核桃皮般沧桑的脸、挺而尖的大鼻子、深邃凝思的眼睛流露出难以琢磨的心境。 

我心想,市场经济,该花的钱要花,随即表态:“老哥,辛苦你了,我们会付钱的。”   

“多大的汽车?”他没接话,示意我回答。    

反应过来后我赶快说:“小车,小车。”    

不一会儿,就看见大哥牵来两匹马,把几个厚厚的馕和满满一塑料壶奶茶装起来放在马背上,挥手示意我们:“出发!”  

路上,他打破沉寂:“干啥来啦?”

我嗫嚅着不知怎么说好,就说:“过来看看。”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马拉人拖,终于把大树挪开,车开了出来,我们千恩万谢地要给他付钱。   

 “等会把你们送出去再说!”   

“好的!”

“前面还有两个水沟,不知道能不能过去。你们的车在前面慢慢走,我后面跟的呢!”   

顺利出山了。我拿出500元钱递给大哥并表示:“不够的话你说。”    

他拒绝地摆摆手:“你们听我说个话,可以吧?”   

“当然!”   

“去年,比现在早一点的时候,还是这个地方,我儿媳妇难产,人都快没了,路过的汉族林场干部把人拉到县医院。送得及时,人救过来了,我也说给钱,他们不要,你们给我钱,我咋能要?”

说着把几个馕放到车上,骑马走了。 

望着大哥的背影,我们怔怔地不知说什么好!    

良久,我感慨:“行走在路上,最美的风景原来是人……”

 

报社简介领导班子机构设置投稿指南工作动态

塔城地委宣传部主管 塔城日报社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5120190001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 新ICP备16000462号
新疆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0991-2384777
塔城新闻网举报热线:0901-6229983 0901-6237113 涉未成年人举报热线:0901-6237113
未经塔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 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01-6229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