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红色的种子

2022-09-28 16:59:38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陈文 文博

一个人幼年播下的种子到了老年会收获什么?塔城市居民沙勒克江·依明给出了答案:年幼时的一粒红色种子,从播种、发芽,到分枝、散叶,再到开花、结果,历经70多年,扎根在塔城这片民族团结的沃土上,长成了参天大树。

播种

1946年5月沙勒克江出生在塔城县哈尔墩,哈尔墩是维吾尔语“沃土”的意思,是一条有上百年历史的老街巷,沙勒克江在这条老巷子出生、成长。如今,走进这条街道,两旁老旧的木门和宽大院落,让人们依稀看到旧时的模样。

时光倒回到70多年前,新疆和平解放不久,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刚进驻塔城。部队正为战士驻地发愁,沙勒克江的父亲见状,专门腾出了4间房子让战士居住。从1950年到1958年,一个排的解放军住在沙勒克江家里。

沙勒克江的父亲叫沙依提·依明,平常乐善好施,热心公益,抗战期间曾为抗日捐钱捐物,20世纪50年代末,还被评为塔城县植树造林模范户。沙勒克江的母亲哈丽恰·尼牙孜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新中国成立后,担任过哈尔墩居委会主任。在这种家庭氛围下,沙勒克江的幼年时光,幸福而快乐。

那时的塔城,每家都有大院子,沙勒克江家也不例外,他的父亲把几亩空地让出来给部队种菜。

8年里,沙勒克江与战士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就像个小尾巴一样,天天跟在解放军叔叔后面跑。部队插在他家屋顶上的红旗,是他童年记忆中最明亮的颜色。

在沙勒克江儿时的记忆中,解放军每天都要出操训练,把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闲下来的时候,就帮附近的老百姓干活,不管谁家有事都去帮忙。

沙勒克江说:“只要是外出集体看电影、听报告和打靶训练,解放军都会打着红旗。”令沙勒克江印象最深的,是解放军带他看的一部红色电影,为了坚守阵地,牺牲了很多战士,但那面红旗一直没有倒,战斗结束后,红旗仍然插在阵地上。 

儿时的红色记忆,深深烙印在沙勒克江的脑海里,从此,在他的心中种下了热心助人、心怀家国的红色种子。

沙勒克江一直珍藏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的他和三位解放军在一起,那时他只有六七岁,坐在一位叫关富荣的战士腿上。关富荣参军时只有十七八岁,沙勒克江的父母把他当自己的孩子一样,不仅帮他缝洗衣服,还教会了他读写维吾尔语。

没过两年,关富荣换防走了,一开始和沙勒克江父母还有书信联系,20世纪60年代初,沙勒克江父母搬了一次家,就断了联系。

没想到,时隔20多年,一封信把这段缘分又续上了。原来关富荣离开塔城后到阿克苏工作,一直惦记着沙勒克江一家,只要有从塔城过去的同事他都打听,还写信给塔城县的武装部帮忙寻找,在通讯不发达的年代,即便是在人口不多的塔城,想要找人也是件难事。198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关富荣遇到一位在阿克苏参军的塔城籍战士,刚好认识沙勒克江,激动的关富荣立即给沙勒克江写了一封信。

后来关富荣调到乌鲁木齐市工作,邀请沙勒克江一家到乌鲁木齐做客。沙勒克江便专程去乌鲁木齐看关富荣,朋友说:“快30年没见,人家能认得你吗?”

当关富荣打开家门,一眼认出了沙勒克江,就像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这次重逢后,两家人来往密切,关富荣到塔城出差,总会到沙勒克江家做客,还专程安排沙勒克江一家到乌鲁木齐的医院体检,直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关富荣患病去世。

发芽

种子会在适宜的温度和湿度下萌发,沙勒克江心中的这粒红色的种子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萌发。

1962年,山东人孟广志家乡遭了灾,离开妻儿,只身一人到塔城谋生。举目无亲的他在焦急地寻找住处的时候,和16岁的沙勒克江不期而遇。得知孟广志的难处后,热心的沙勒克江把孟广志带回家,央求父亲腾出了一间小库房让孟广志住。

安顿好住处后,沙勒克江软磨硬泡,让父亲帮孟广志在建筑公司找了一份临时工作。老实本分的孟广志干起活来认真踏实,一年后,孟广志把妻子和大儿子孟昭元也接到了塔城。

孟广志年长沙勒克江十几岁,以兄弟相称,两家人朝夕相处,同走一扇门,亲如一家人,一住就是20多年。

孟昭元8岁开始在沙勒克江家的大院里生活,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恢复高考后,他报考了新疆大学维吾尔语专业。工作后,孟昭元成为新疆人民广播电台的一名记者,后来还多次来塔城采访报道了沙勒克江助人为乐的事迹。

孟广志的小儿子孟昭友出生在沙勒克江家的大院。说起两家人在一起的生活,孟昭友记忆犹新。“那个年代,大家的日子过得都很紧,我们全家就靠父亲的工资生活,吃不饱、穿不暖是常有的事,但父亲从不让我们在饭点的时候去沙勒克江叔叔家里玩。”孟昭友说。

其中缘由,沙勒克江一清二楚,他经常快到饭点时给孟昭元和孟昭友安排点活干,活还没干呢,香喷喷的抓饭或者筋道的拉条子就端上来了,变着法让兄弟俩吃顿好饭。

1985年,孟广志一家搬进了新房,两家人并没有因此而疏远,逢年过节,走动频繁。1997年,孟广志患肝癌病倒了,沙勒克江常去医院陪护,直到一年后,孟广志去世,沙勒克江送走了这位相处了30多年的好兄弟。

2001年,孟广志的妻子回山东安度晚年,两家人经常电话联系。2006年,沙勒克江的妻子不幸患上了尿毒症,得知这一消息,孟昭元和孟昭友心急如焚,赶紧给沙勒克江打电话,并拿出一万元作治疗费,沙勒克江说什么也不要。

孟昭友在电话那头急了:“沙大叔,我们是不是一家人?是一家人,就别说两家话。”这笔钱孟昭友委托在塔城工作的妻妹交到沙勒克江手里。

2016年夏天,孟昭友带着全家人回到阔别多年的塔城,看望沙勒克江一家,两家人聊起往事,其乐融融。

2021年6月,沙勒克江一家应邀到北京参加升国旗仪式,在北京工作的孟昭元又宴请沙勒克江一家,共同回忆一起生活的日子,那氛围像是多年未见的家人。

分枝

红色种子发芽后在阳光照射下茁壮成长,逐渐分枝。

20世纪80年代,沙勒克江在塔城县食品公司工作,工作认真负责,多次被评为商业系统先进工作者,先后获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模范称号和“全国边陲优秀儿女”铜质奖章。

1992年,食品公司效益不好面临倒闭,沙勒克江离开单位经商干个体,在当地人流量最大的市场开了一家“放心肉店”。他做生意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不少市民买肉只认他的店铺,家里也有了稳定的收入。

手头略为宽裕后,沙勒克江决定每月拿出一部分收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逢年过节,他也会为家庭困难的邻居送肉送菜。看到附近居住的孤寡老人、老军人无人照料,他和妻子时常去给老人做顿可口的饭菜,帮他们洗衣服、缝补衣服。他还资助了塔城市第一小学蔡继勇等三个困难家庭的孩子一直到大学。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2009年“七·五”事件发生后,沙勒克江总想着为国家做点什么,他想起了小时候解放军住在他家时屋顶的红旗。对!升国旗!

7月底的一天,沙勒克江召集全家人,郑重宣布:在自家院子里升国旗。这不是沙勒克江心血来潮之举,而是思忖良久后做出的决定,也得到了妻子和子女的支持。

沙勒克江的二女婿吾买尔说:“我第一个举双手赞成爸爸的决定,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要对党、对祖国有一颗赤诚的心。”此后,孩子们每个月发工资时都主动交钱给沙勒克江,有交300元的,有交200元的……

沙勒克江在院子里升国旗也遇到不少阻力,有人质疑:“国旗都是在广场上升的,你为什么要在自己家升国旗?”还有人不怀好意地打电话:“你是不是得了什么好处?还是想出风头?”

沙勒克江回应道:“现在的生活不好吗?你们没有享受过国家的好政策吗?作为一个老百姓,我想用升国旗来表达一下对党和国家的感谢。国旗就是我们国家的象征,每个中国人的头顶上都飘扬着五星红旗!”

说干就干,从申请到获批,从栽旗杆到粉刷院墙,沙勒克江一家人齐动手,2009年9月30日,沙勒克江第一次在小院里升起了国旗,附近的邻居闻讯赶来参加,这让他更加坚定了升国旗的信念。

此后,每逢重大节日,沙勒克江都会在自家的小院举行升国旗仪式,参加人数越来越多,不仅是疆内各地州的,在塔城旅游的全国各地游客听说后也会赶来参加升旗仪式,在边陲小城感受到浓浓的爱国情。

83岁的王福林是沙勒克江的邻居,见证了升国旗仪式从无到有、人数从少到多的过程,他还捐助了2000元支持沙勒克江升国旗。

“这是爱国主义的体现,我坚决支持他。”王福林说。

沙勒克江还是一名草根宣讲员,经常在国旗下给大家做宣讲。

“我们现在吃穿不用愁,看病有医保,困难家庭还有最低生活保障金……我们要感恩党和祖国,维护民族团结。”

“国旗是国家的象征,国歌代表一个国家的民族精神,升国旗,唱国歌,大家的心就凝聚在一起了。”

……

时间久了,国旗褪色变旧了,他就整齐地叠好,收藏在一个盒子里。小院里升旗用旧的141面国旗,每一面都被沙勒克江熨得很平整,一些国旗还用针线细心缝补过。

沙勒克江原来没有拿过针线,第一次缝国旗时手指被扎了好几次,沙勒克江说:“疼是疼,可是我不在乎,这是我对祖国母亲的一份爱。”

最让沙勒克江难忘的是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他作为全国民族团结模范到天安门观礼,亲身感受到祖国的伟大和强盛。10月1日6时30分,沙勒克江跟一同观礼的嘉宾从北京的住地出发,前往天安门广场。

离广场越近,沙勒克江·依明的心就跳得越快。那天,他的位置特别靠前,能清晰地看到盛大的阅兵仪式和群众游行。

他被深深震撼了,看着缓缓升起的五星红旗,心里有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自豪感。看着五星红旗升起时,沙勒克江眼里充盈着泪水,跟随群众队伍齐声合唱国歌时几度哽咽。

散叶

一棵大树的生机需要靠根不断汲取营养,沙勒克江从父辈开始的四代爱国情给这棵大树注入了源源不断的能量,让这棵大树枝繁叶茂。

坚持升国旗12年,沙勒克江心中一直有一个心愿在心中萦绕:那就是带着一家三代人去国旗护卫队。

2021年5月7日,12岁的双胞胎孙子沙巴依丁·沙拉依丁和阿拉依丁·沙拉依丁把爷爷升国旗的故事和自己的愿望写在了信里,寄给了解放军仪仗大队国旗护卫队。一同寄去的,还有沙勒克江家当年升起的第一面国旗。

“爷爷,我们能去北京吗?”寄出信后,双胞胎孙子一天天期待着回音。

不久,沙勒克江一家人收到了邀请,前往天安门广场参加升国旗仪式,并和国旗护卫队互动交流。

一家人又惊又喜,担心随之而来:长途奔波,75岁的沙勒克江身体能否受得了?

沙勒克江摆摆手说:“只要能看到升国旗,再累我也能坚持。”

出发前,沙勒克江决定在小院里升一次国旗。升完国旗后,沙勒克江给儿子和孙子安排了任务:“沙拉依丁,你这次去要好好地向国旗护卫队队员学习升国旗。你们两个小家伙不能调皮,要把国旗护卫队队员爱护国旗的精神学回来。” 

“国旗都装好了吗?”“这个包我要自己拿着。”5月30日,临出发前,沙勒克江最惦记的,就是一个装着300面小国旗的行李包,一路上都抱在怀里。

到达北京时已是深夜,沙勒克江一家人第二天依然早早起了床,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去天安门广场看看。

天公不作美,一大早北京就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不等雨停,沙勒克江就带着家人来到了天安门广场。他边走边回忆,两年前受邀参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庆祝大会的情形历历在目。

沙勒克江虽是第三次来到天安门广场,一家三代人却是第一次一起来到这里。

听完了爷爷的故事,双胞胎孙子拉着爸爸沙拉依丁的手,问个不停。

沙拉依丁的心情和他们一样兴奋,给儿子讲起了自己同父亲在天安门的故事。“上一次,是爷爷带着我来这里看升国旗。这一次,是一家三代人一起来。我们一定要像爷爷一样,把爱党爱国之情深深扎根在心里。”他说。

戴着鲜艳的红领巾,沙巴依丁和阿拉依丁面向人民英雄纪念碑庄严地敬了少先队队礼。

看升国旗仪式前夜,一家人辗转反侧。6月1日3时许,沙勒克江一家人在夜色中前往天安门广场参加升国旗仪式,沙勒克江始终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在天安门广场,沙勒克江和家人们分发起了小国旗。300面小国旗,将周围染成了一片红色。

4时48分,军乐队奏响国歌的第一个音符。

46秒的时间里,沙勒克江的心“咚咚咚”地跳着,一家人的心跳动在同一个频率,耳边似乎能听到回响。

当国旗到达旗杆顶端,第一缕曙光在东方出现,照亮了沙勒克江胸前的奖章,照亮了沙拉依丁胸前的党徽。天安门广场上空的国旗泛着红光,双胞胎孙子胸前的红领巾与国旗交相辉映。

国旗高高飘扬,一家人心潮澎湃。此时,国旗护卫队的队员们,正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置身国旗护卫队的荣誉室,跟随着队员袁晋爽的脚步,沙勒克江一家人聆听着他们护卫国旗的故事。

这里收藏着许多面特殊的国旗。在一块由新疆军区河尾滩边防连官兵制作的“石头国旗”前,沙勒克江一家人驻足停留,他们用手轻轻抚摸着“石头国旗”。

“长大后,你们要像解放军叔叔一样戍守边关、保家卫国。”沙勒克江对双胞胎孙子说。

参观荣誉室后,国旗护卫队的队员们围坐在沙勒克江身边,听他讲述在自家小院升国旗的故事。

“我为什么要升国旗?因为祖国就是我们的母亲。每一次升起国旗的时候,我就像投入了妈妈的怀抱。”沙勒克江诉说着心底的感受。朴素的话语,打动了在场的队员。

“能教教我们升国旗吗?我特别想学。”沙拉依丁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悄悄地问袁晋爽。

“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去。”营区内的国旗杆下,袁晋爽毫无保留地教授起升国旗的动作要领。

长5米、宽3.3米,眼前的这面国旗是全国升降国旗中最大的一面。在袁晋爽的指导下,沙拉依丁一遍遍地练习着甩旗的动作。

儿子结束练习,沙勒克江不由自主走上前去,深情吻了吻国旗,将脸紧紧贴在了国旗上,热泪夺眶而出。“像是小时候妈妈抱着我一样,温暖、幸福。”沙勒克江说。

离开国旗护卫队前,沙勒克江拿起双胞胎孙子寄给国旗护卫队的那面国旗,亲手递到了国旗护卫队队员的手中。官兵将这面国旗精心地存放在荣誉室的陈列柜内。这面国旗将与南沙守礁官兵升起过的国旗、巡守“蓝色疆土”的海警船上悬挂过的国旗、开山岛上守岛卫士王继才夫妇升起过的国旗一起,留在国旗护卫队,留在祖国的心脏。

开花

莫看花儿迟迟开,守得真心第一怀。红色种子在几十年后终于开出了绚丽的花朵。

2021年6月7日,建党百年盛典前夕,75岁的沙勒克江迎来人生中的又一个重要时刻。这一天,他面向党旗庄严宣誓,成为一名中共预备党员。

宣誓后,父子俩同时佩戴党徽,在小院中升起了国旗。

右腿向前跨出一小步,右臂用力将国旗向右上方甩出,停顿一秒后挺身立正,注视着国旗冉冉升起……甩旗的那一刹那,沙拉依丁身上有着国旗护卫队擎旗手的影子。

这天,解放军仪仗大队国旗护卫队官兵,以视频的方式,向沙勒克江送来真挚祝福。视频中,袁晋爽铿锵有力地说:“您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我们,也激励着我们全体官兵。请祖国和人民放心,我们一定牢记初心使命,更好地肩负起护卫国旗的神圣职责!”

事隔一年,今年6月6日上午,塔城市新城街道哈尔墩社区党支部召开了关于沙勒克江同志预备党员转正大会,经全体32名正式党员一致同意,沙勒克江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

沙勒克江家的小院里又响起了庄严的宣誓声,这位“年轻”的党员如期转正,面对鲜艳的党旗,沙勒克江又一次热泪盈眶。

“我很激动,这一天终于来了,我终于实现了自己多年的愿望,成了一名正式党员。今后,我一定要做一名合格的党员,团结各族群众,把家乡建设得更好,让五星红旗永远飘扬在我家小院……”沙勒克江含着热泪说。

结果

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受沙勒克江的影响,他的6个孩子,有的是共产党员,有的是道德模范,有的是单位的先进工作者,沙勒克江幼年时那粒红色种子早已长成一棵爱党爱国爱疆的参天大树并结下了硕果。

在沙勒克江荣誉室的显眼位置,摆放着一张沙勒克江与儿子沙拉依丁的合影,两人身披绶带,手里分别举着“团结友爱道德模范”“助人为乐道德模范”奖杯。

“我父亲是一个热心肠,小时候每次去看望那些身体残疾、家庭困难的叔叔阿姨,都会带上我。他时常对我说,如果你碰到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就把这份爱心送出去。”沙拉依丁说。

2002年,从新疆医科大学毕业后,沙拉依丁怀着对家乡的热爱回到了塔城,成为塔城地区人民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

从参加工作开始,他就立誓做一名好医生,工作中,遇到家庭困难的患者出院后,沙拉依丁依然与他们保持联系,询问健康情况。

2010年,患者翁才约做了膀胱造瘘术,术后需要终生更换导尿管。翁才约家在兵团第九师一六二团,距离塔城市12公里。翁才约家庭困难,沙拉依丁便自掏腰包买管子,每月上门免费为行动不便的翁才约更换导尿管。

工作以来,沙拉依丁用在帮助困难患者身上的钱有8万多元。沙拉依丁深感个人力量有限,2014年成立了由38人组成的“爱心父亲”团队,成员包括汉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塔塔尔族等,每人每月拿出一两百元帮助有困难的人,用爱心温暖那些孤单的心灵。

沙拉依丁时常牵挂他的“汉族妈妈”赵秀娥。70岁的赵秀娥瘫痪在床已有44年,早年与丈夫离异,和女儿一起生活。后来,女儿不幸遭遇车祸精神失常,她和女儿的生活陷入困境。

赵秀娥因长期卧床引起膀胱结石伴排尿不便,沙拉依丁给她成功实施了膀胱造瘘术。当沙拉依丁得知赵秀娥的遭遇后,在治疗上对她特别用心,像对妈妈一样细心周到地照顾她。

赵秀娥每两周需要更换一次导尿管,一旦导尿管不通畅便会危及生命。十多年来,沙拉依丁坚持在工作之余到赵秀娥家给她换药、换管、按摩……赵秀娥还患有糖尿病、心脏病,沙拉依丁不定时给赵秀娥做健康检查,抽血、量血压……

“沙拉依丁就像我的亲儿子,这么多年一直坚持照顾我的生活,我打心底里感动。”赵秀娥说。

沙拉依丁的妻子也是医务工作者,在2020年新冠疫情防控工作中,夫妻俩奋战在一线,连续在单位工作40多天没有回过家。

沙拉依丁的双胞胎儿子受父亲和爷爷的影响,两人经常在学校讲“沙勒克江家小院”的故事,号召周围同学来小院参加升国旗仪式,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2020年新冠疫情防控期间,兄弟俩录制了为武汉加油的视频,向全体同学发出了“勤洗手,多通风,出门戴口罩”的倡议。兄弟俩说:“爷爷教会我们要有爱心,要热爱祖国,爷爷是我们的好榜样!”

在沙勒克江的影响下,曾获得自治区民族团结好少年提名奖的外孙女苏比拉·依孜江,小时候经常把自己的零花钱节省下来,冬天给环卫工人买手套,夏天给环卫工人买水喝。

“爷爷经常教育我们要帮助别人,不求回报,我长大以后也会像爷爷一样做一名帮助他人的人,做一个爱党、爱国的好公民。”苏比拉说。

外孙伊里亚斯·吾买尔从小就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也是学校的“体育健将”,2019年高考填报志愿时,沙勒克江鼓励他报考警察学院,希望他毕业后成为一名人民警察。伊里亚斯后来考入新疆警察学院,更让沙勒克江满意的是,2021年6月爷孙俩相继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

谈到未来的路,沙勒克江说:“我讲不动了,我的儿子会讲,儿子讲不动了,孙子也会接过接力棒。我家的小院里,永远会有国旗高高飘扬。”

“每次走到沙勒克江家的小院附近,都能看到国旗迎风招展,心里踏实又温暖。”哈尔墩社区党总支书记巴哈尔古力是沙勒克江的入党介绍人,她说,“沙勒克江的爱国情怀是植根于内心、流淌在血液里的。”

沙勒克江在自家小院升国旗的故事,在塔城早已家喻户晓,他也被人们尊称为“老旗手”。如今,沙勒克江小院已成为地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来这里参加升国旗仪式的干部群众超过24万人次,发放小国旗8.5万面、国旗徽章一万枚。

沙勒克江生活的塔城地区是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地区,生活着汉族、哈萨克族、维吾尔族、俄罗斯族等29个民族。民族团结是这里的“金字招牌”,各民族长期生活在一起,语言互通、饮食互通、歌舞互融,沐浴在民族和睦相处、文化绚烂包容的氛围里。在这块民族团结的沃土上,一定会孕育和生长更多更绚丽的团结之花。

 

 

[责任编辑:李春来]
报社简介领导班子机构设置投稿指南工作动态

塔城地委宣传部主管 塔城日报社主办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5120190001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 新ICP备16000462号
新疆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0991-2384777
塔城新闻网举报热线:0901-6229983 0901-6237113 涉未成年人举报热线:0901-6237113
未经塔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 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01-6229983